了解青州的对外窗口  
       愉悦身心的视觉盛宴
东方花都杂志
 

青州风俗之惟茶是饮

 二维码 1057


青州民俗好茶,饮茶者众,普及率高,尤其是回民家庭,更是与茶有不解之缘。天下茶客多矣,而似青州府城这般,饮必以茶,化入生活,须臾不可或缺者,当不多见。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排第七位,而在青州,茶的位次应需前移。黎明即起,头件事就是摸茶壶。早起空腹喝大茶,这是青州城区,尤其是回族居民很重要的生活习惯,这谓之“空心头茶”。为了喝上这壶茶 ,不惜敨炉生火燎开水,忙得不亦乐乎。都知道,茶有消食化滞之功效,晨起空腹饮茶有谁能消受,而在青州人的生活中,早起空腹茶却是不可或缺的,缺则精神便萎靡不振,食欲也大打折扣。不仅要喝而且要釅,大把的茶叶,斟出茶水浓似药汁,几盅下去生津驱困,腑腔充斥的污秽尽可荡涤,沉积的腌臜随之化解,精神为之振奋,情绪因之高涨,食欲随之增强,这早饭便吃的有滋有味。



晚饭过后一壶茶,正是难得清闲的时候。一天的辛劳已成过去,明天的事待从头再来,可以平心静气喝盅茶,休闲惬意又自在。劳作间隙,需以茶提神解乏,驱赶劳顿再提情绪鼓干劲,一日三时不离茶。夏天茶以静心生津止渴,冬天茶以暖身祛除寒凉,时序春夏秋冬,与茶不离不弃,习惯成自然成嗜好,这才真正是茶客。在青州,饮茶不是闲人的专利,也不是闲情逸致之所为,茶与劳动者相伴,是劳动者的情绪调解器精神振奋剂。茶支撑着生活和劳作,忙碌劳作的间隙仍与茶相伴,来不及去玩功夫茶,也不会刻意去讲求茶道茶艺,却能把茶叶的功效发挥到极致。



以茶会友,这是青州人待客的基本礼仪。客人落座先摸茶壶,洗手涮壶加茶叶,自然亲切有条不紊。不知不觉,一盅热茶捧到面前。主客相对,清茶一盅,袅袅升起一缕轻雾,带着茶香的清醇,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友情如茶,虽不似酒浓烈,却是芳醇留香,回味无穷,最具雅趣。由此敞开心扉,由生疏转而熟悉,再由熟悉以致相知,情感得以交流,思想易于沟通。对客人的尊重周到与热情,尽在这随斟随饮的热茶中。茶品就是人品,客自知情识义,双手捧接轻呡慢品,剩点茶汤余茶盅,留待主人再斟,品饮就会继续;若不胜茶力,可以泼尽茶水或把茶盅倒扣,主人自当会意。不知你留意与否,主家放置茶壶,壶嘴不会指向他人,意味着不生口舌是非,似乎也是一种讲究。

中国的茶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茶的品类繁多,饮者各有所好;饮茶方式花样百出,全凭品位情趣。困于小城,见识无多,仅从视频书刊上见过茶艺茶道,程式讲究,花样繁多,喝茶似表演一般,似我等,便心中便顿生疑惑:舞弄半天不就为喝口茶么?青州人喝茶实实在在,不弄虚悬,直截了当就是“哈(喝的意思)茶”, 透露出爽快与豪迈,不事渲染,却把茶的功效发挥到最大。



古往今来青州向无茶馆习俗,因为家家惟茶是饮,户户茶叶茶具齐备,替代了茶馆的功能。在青州,东关或城里,无论走进任何一个家庭,特别是回民家庭,首先会看到整套的茶具,端端正正摆放在方桌正中。一个园茶盘托起一把茶壶,环列四只茶碗;案头置放着矮胖的茶坛,里面存放着茶叶。尽管家庭条件有别,茶具优劣有差,但看茶具颜色,都有黑黢黢的斑驳,这是茶渍积存的茶垢,那是茶的本色,是喝茶人的岁月积淀,如果一把南泥紫砂壶,茶垢凝结于壶底厚厚一层,那就叫“茶山”,即使不加茶叶,单凭沸水浸泡,也会散发出茶叶的芳醇。

茶的种类繁多且各具特色,青州人偏爱绿茶。人崇尚自然,绿茶最贴近自然的本。“茶”是个会意字,人以草木为伴,这是茶字的本意。原汁原味的绿茶,来自烟笼雾锁的山中,最具自然的生态与品性,自有清香自然淡雅之美。青州人讲究原生态,最需要发挥茶的基本功效,于是绿茶也就成为青州饮茶之首选。当然,绿茶也分档次,价格也有差别,选择茶的档次也会量力而为。茶叶的选择讲究有三,即濈[sha]头,香头,开头。所谓濈头是指茶叶的刺激程度;香头指的是茶叶的芳醇;开头呢,就是耐浸泡的程度。三者皆备那是上品,龙井碧螺春毛峰,偶尔品尝很恣也很美,上档次的绿茶质优但不价廉,一般家庭自然难以承受,因此就喝绿大叶,上选是产自安徽黄山周边的毛尖茶,注重的是其濈[sha]头和开头。



茶高雅圣洁,汇聚山川之灵秀,凝结日月之精华,容不得半点儿亵渎和污染。保存的过程绝不能接触异味的东西,带有香水香皂的气息,这手是不能指染的。因此便有专用的茶坛。沏茶饮茶需要一种宗教式虔诚,用水必须清醇,茶具务必洁净。沏茶讲究程序,饮茶细品慢评。青州人喝茶是传统的北方作派,所谓一壶众饮,即装茶入壶,沏茶斟盅分饮。沏茶过程按部就班平稳有序,磕乏茶,涮茶壶,加新茶,净茶盘,嗑哧嗑哧刷茶碗。沏茶讲究洁净,首先茶具清洁,须以清水洗沸水烫,绝不许有杂味。沏茶使用三沸水,所谓开水应三沸,即一沸若鱼目串珠;二沸则边缘起波,直到三沸至腾波鼓浪方可沏茶。先将茶叶加入壶内,加入沸水顺势将壶涮,遂把水沏出控干净,谓之涮壶茶,控出的水叫涮壶茶,涮壶水是不能喝的,随即应泼掉。涮壶后再注入沸水,盖上壶盖焖茶稍待,随即便分斟分饮了。分斟分饮后,便需要再沏一次,这一沏一斟的过程叫做“一过(读huo,一遍的意思)”。每沏茶一过,壶底总要留适度的茶水做茶根,切忌“控茶壶”,就是说不能把茶水控干净,茶需要留有余韵的。

沏茶的全过程,需要遵循 “三不满”。具体是燎水调(即燎水壶)不满,沏茶壶不满,斟茶盅不满。若以十分为满,就来个七分数。譬如人生过满则溢,茶溢则会乏味。茶经沸水冲沏新茶,茶叶随水翻滚,原本干涩的叶片,渐渐地被浸润舒展,恢复了青绿的芳馨。盖上壶盖,使之慢慢处于安静,这就是闷的过程,稍待片刻这茶就可斟可饮了。一般清茶在手,腾起丝丝水汽,是透明的雾;闻得出淡淡的茶香,在空间缓缓游走。清茶在手舒眉一笑,需要细品慢咂,犹如回味人生,先苦后甜余味无穷。不可以举杯一口入肚,杯底略有保留,就如同为人处世凡事需留余地。



茶如人生人生如茶。沏茶斟茶品饮的过程,充满了玄机和韵致,每一个细节和瞬间,都是领悟草木人生,得到哲理性的启迪。似乎生活也像一杯茶,需要耐心地品咂与斟酌。青州人以茶为伴,与茶结缘,从容不惊,沉稳有序,怀着一种虔诚与感恩之心,对待生活工作与事业,每每总有清茶一盅,清雅无奇;面前总有绿茶的醇香升腾,抚平心中的躁动与不安。茶,造就了青州城的祥和与温馨。每日里三壶五壶,喝的津津有味,让浮躁的心态归于平和,让物质的欲求趋于淡化,生活就像那杯茶水,虽说清淡但不乏味,有着劳动的付出,换得的温馨与舒适,似品味茶水,苦涩却是回味甘甜。茶是苦涩的,但从苦涩中可以品评出甘甜,从中体味出先苦后甜的意趣,把平凡的生活品咂得有滋有味。

(2016.3.NO.1 总第二十二期)


官方微信
读者咨询
 
 
 
 
 联系方式
座机:0536-3267295
邮箱:dfhd99@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