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青州的对外窗口  
       愉悦身心的视觉盛宴
东方花都杂志
 
文章列表

良师益友孙凤瑛

 二维码 267

1.webp.jpg


8月6日那一天上午,好友潘友德给我打来电话:“孙凤瑛老师走了,你知道吗?”我有点不敢相信。虽然在7月15日,我跟潘友德一起看望过孙老师,他也告诉了我们他的病情,可是,他又没感到身体疼痛,我们都认为是误诊,劝他到北京、上海等地的大医院复诊,他也答应了。没有想到等来的却是噩耗。那几天,我一直心情沉重,孙老师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眼前。


我忘记了是怎样认识孙老师的,反正是在青州的报刊杂志上经常拜读孙老师的文章,感觉孙老师学识渊博。见了孙老师,才发现他个头不高,红光满面,精神矍铄,和蔼可亲,很精干的一个老头。因为共同的爱好,我们成了忘年交。每当有需要考察的地方,他就叫上我,边考察,边讲解,使我受益匪浅。


记得有一次,我跟孙老师到博物馆查看佛像。路过第一展厅,他指着一个石羊说,这是兴国寺遗址出土的,抽空我们去看看吧。我说,那么远,我没有车啊。孙老师说,坐你的摩托车就行。于是,在2014年6月5日,那个天气晴朗的上午,我们就出发了。


2.webp.jpg

▲考察河南村古墓(树后有盗洞)


孙老师说,弥河边有个冢子村,冢子村里有古冢,古冢里曾经挖出过文物。我一听有古冢,就想去看看。一路打听,找到了古冢遗址。旁边一户人家,主人介绍,古冢早已被毁。主人指着旁边一个烧砖的窑说,窑旁原来有一个大土堆,经过多年的烧窑用土,土堆已经没有了。虽然看不到古冢了,但是我意外的发现了这个窑与别处的不同,里面是一个地道。主人说,这是转窑,一次出砖量更多。


我们来到了迟家庄。孙老师说,迟家庄里有古墓,就在村中小学里。我说,您来过?孙老师说,我虽然没有来过,但是我们小区里有个来看孙子的人是这个村的,他给我讲过。我们边走边打听,村里的人给我们讲解了村中古冢的大小、发生的故事、消失的过程。


村民告诉我们,传说我村原有一座非常大的寺院,非常独特,寺院有两个大门,一个朝南开,一个朝北开。朝北开的大门,正对赵希寺村的寺庙大门;朝南开的大门,正对临朐安家村的寺庙大门。这两座寺庙都归我们村的寺庙管理。每逢我村庙会,这两座寺庙的和尚都汇聚在我村的庙里做法事。还有这等奇事?


按照村民指点,我们到了村西北的弥河古渡口。只见一条宽阔的大路直通弥河滩。道路两旁,是高高的土崖。北面的土崖之上,一片土地高出临近土地。村民讲,地里曾经出土过陶片、瓷碗、瓦当、石佛、石羊。那几年经常有人来挖地,把人家种的庄稼都糟蹋了,半夜里还能听到放炮的声音。看来这里就是寺庙遗址。寺庙叫什么名字呢?村民也不太清楚。孙老师说,县志上有记载,叫兴国寺。该寺初建于北魏,唐代已荒废。北宋太平兴国年间重修时,遂定名为“兴国寺”。就北宋兴国年算起,该寺至今已有一千余年的历史。


3.webp.jpg

与赵希寺村民交谈


我们看完兴国寺遗址,又沿着大路到了弥河边,看了古渡口,然后到了赵希寺。孙老师讲,赵希寺原来不叫这个名,叫普照寺。宋朝有个叫赵希的,出资重修此寺,寺因改称赵希寺,村以寺名。


在赵希寺村村民指点下,我们在村子北边找到了一个寺庙。虽然是三间房子,但是非常狭窄。孙老师说,不要小看这三间小房子,这里一定是原来普照寺的位置。一般情况下,只要原来寺庙位置处的土地没有被占用,代代相传,就是在原来的位置重建。孙老师找了好几个老人打听往事,也验证了孙老师的话。老人们讲,原来这个寺庙非常大,往东往西往南,很远的地方都是庙地。“文革”时期,被全部拆除干净。现在这座普照寺,是村民捐资在原址上重建的。从前这个庙里的和尚都是迟家庄的庙里派来的。庙里原来有一个木雕雹泉爷像。那个木雕像很奇特,一旦有顽皮孩子触摸到下肢,四肢关节就动,头也动,吓得孩子就不敢造次了。普照寺西边本来还有一座高大的古墓。传说曾经有儿童打闹,钻进了古墓上的盗洞,出来时,拿出来了四个瓷碗,里面盛着玉韭菜、玉白菜,碗上画着人物、花草,可惜都被孩子打碎了。


在赵希寺考察完毕,已经烈日当空,时近中午了。我问孙老师:“还去看看临朐那个寺庙吗?”孙老师毫不迟疑地说:“去!”


一路打听,从迟家庄向正南方向前行大约10里路,就到了与青州搭界的临朐县安家庄。进村后我们就问村民:“你村有个小龙寺吧?”“有啊,就在村南弥河边。”“小龙寺的大门朝哪个方向开啊?”“朝北边开啊。” 真神奇啊,还真有大门口朝北开的。


4.webp.jpg

考察小龙寺遗址


我们到了小龙寺遗址处,才发现寺庙大门朝北开的原因。小龙寺坐落于龙山北面山脚处,大门口只能朝北开,才能方便香客出入,才能方便僧人出来化缘。据村民讲,小龙山从东南方向的龙岗村蜿蜒而来,从这里伸入弥河,所以这个寺院称为小龙寺。从前,龙山伸入弥河的部分,有一个巨大的龙头,好像巨龙喝水,是一处有名的风景。后来,来了一群南蛮子,把龙头偷走了,就再也看不到这个美景了。村民讲,过去小龙寺也是一处大寺,前后两进院落,山腰还有庙里的房子,周围是庙田。后来生产队取土,把寺院前面的院子挖成了大坑,就成了今天这样子。仅存的这几间倒塌的破房子,是后殿,原来供着观世音菩萨像。


从小龙寺出来,我们到了寺西边的弥河,只见弥水荡漾,环境优美,真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在安家庄采访的时候,村民还以为我俩是考古队的,还告诉我俩东面不远有个河南村,那里有个古墓。这时已经看完小龙寺了,还去探访古墓吗?孙老师坚定地说:“去!”


我们顶着正午火热的阳光,一路打听,找到了河南村。只见村南边有一座土山,村人说那就是古墓。那座山是古墓?我太震惊了。我俩立即登山而行。山上荆棘丛生,没膝杂草漫山遍野。孙老师提醒我:“小心脚下的盗洞!”“哪里有啊?”“这么大的古墓,必是王侯级别的,盗墓必然猖獗。”果然,前行不久,就开始出现盗洞。孙老师边走边数:“一二三四五……”每走几步就是一个盗洞,真是触目惊心。洞口有大有小,盗洞深不见底,吓得我心惊肉跳。有的盗洞隐身于乱草丛中,一不留神,还真有掉下去的危险。孙老师边往上爬边愤愤地说:“太可恨了!太可恨了!”


往回走的路上,一连问了几个饭店,都没有饭了,人家说:“你看看几点了?”我当然知道快2点了。我最担心孙老师了,孙老师却安慰我说:“你看看我这精神,像是很累的样子吗?”


5.webp.jpg

考察青州城墙宋朝城门遗址


后来,我还陪着孙老师寻找“五龙口”,勘查“柳泉城”,爬臧台,登凤凰台,寻“营丘”……孙老师常常教导我:“每写一篇文章,你都要实地去看看,虽然地形地貌古今有所改变,但是也能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孙老师专门研究青州宋朝以及宋朝之前的历史。我说,这一段历史资料少,太难研究了。孙老师说:“正因为这段历史不清晰,才更值得我们去研究。我努力研究,叫后来人在我的基础上继续研究,不就容易点了吗?”


孙老师的研究发现,前无古人,因此所写文章独树一帜,往往引来一些争议。孙老师告诉我:“我就是想引起大家争鸣。我们青州历史文化博大精深,但是真正研究的人不多,你来反驳我,你就要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你就会喜欢上青州历史。研究青州历史的人就会越来越多,青州历史就会越来越清晰。”


孙老师虽然离我们而去了,但是孙老师的文章却已经影响了很多人,将来肯定还会继续有人关注和学习,孙老师必将万古流芳。


(文、图/闫玉新


2018.12 NO3. 第三期(总第三十二期)

▲以上图片由青州市摄影家协会提供


文章分类: 花都人物
分享到:
官方微信
读者咨询
 
 
 
 
 联系方式
座机:0536-3267295
邮箱:dfhd99@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