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青州的对外窗口  
       愉悦身心的视觉盛宴
东方花都杂志
 
文章列表

初心不改  以身殉志——记心系青州的老一代共产党员耿贞元

 二维码 1399


在中国共产党诞生近百年的历程中,无数共产党员为了党的事业,人民的幸福,前仆后继,英勇奋斗,抛头颅,洒热血。在死亡面前,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胆怯。这里介绍的,是我党早期的一位优秀共产党员,他的名字叫耿贞元。


难舍青州故里情


耿贞元,原名耿之贱,又名耿精一,化名周汉臣。1890年,生于广饶县南乡紧靠益都的黄丘村一户农民家庭。年轻时的耿贞元,曾在乡间私塾读过“四书”、“五经”,能诗善文,颇有才华,是位不第秀才。在没有拜师求人的情况下,耿贞元依靠自学,掌握了配制眼药的技能,还经常为四乡八邻的百姓医治眼病,而且很有成效。此外,耿贞元利用《易经》中的“六爻卜术”为人算命,周游四方,奔走江湖。这赖以糊口的技能,也使他练成了一个非常机警灵活的人物。


耿贞元画像.jpg

▲耿贞元画像


1920年,因为地势较低的家乡,三天两头闹水灾,造成生活无着,耿贞元便同妻子王小英,告别家乡,迁移到条件相对较富庶的益都县城混日月。不久,耿贞元家就来了好运,添了一个胖胖的小男孩,把个夫妇俩高兴得脸上整天挂着笑,从心底里觉得老青州府是个养人的好地方。在给孩子起名时,琢磨来,琢磨去,认定了青州这块福地,楞是给孩子起名叫“青州”。1923年,耿贞元在青州这方地盘上,遇见了中国共产党“一大”代表邓恩铭。两人一见如故,越交越深,越谈越投机。由邓恩铭的介绍,耿贞元于1924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邓恩铭还是尊敬地称呼耿贞元为“耿先生”。同时,针对耿贞元聪明机警、善于给百姓“算命测字”的特长,时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的邓恩铭,安排耿贞元在青州大地上和辐射周边的数县,为共产党做些联络情报工作。从此后,耿贞元经常挎着一个手匣。手拿一副竹板,云游四方。耿贞元本来就是个平易近人、爱说爱笑的伙计,再加上他熟悉眼科,又会算命测字,这就给接近群众,带来了极大方便。一来二去,在青州这方地盘上,一提起“算命先生”好多人都认识他。耿贞元的确不是一般人物,从他当年写过的一首诗中,甚至真正看得出他那深厚的无产阶级情感和坚强的革命信念:


“鲸吞蚕食无情休,豺狼当道更堪忧;

狂风扫尽千里雾,旭日东升照九洲。”


当年参加“吃坡”的好兄弟相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jpg

▲当年参加“吃坡”的好兄弟相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


1926年10月,中共青州地方执行委员会建立后,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和党组织的壮大,于1927年4月,把寿光县的张家庄、崔家庄、于家尧河村,广饶县的延家村、刘家集、呈家王村、封庙村,临淄县的呈羔、商王庄,临朐县的吴家辛兴等地,确定为我党的秘密交通点。从此后,这一带,就成了耿贞元秘密进行革命活动的地方。很快,耿贞元就在这些地方建立起共产党的组织,发展党员10多名,举办起“夜馆学堂”。组织农民学文化,启发贫苦农民挺起腰杆同封建地主作斗争,把革命活动开展得轰轰烈烈。这期间,耿贞元配合各地党组织,在向封建地主进行斗争的同时,十分注意为穷苦农民排忧解难。在耿家集村,耿贞元和党支部书记耿金俭,带领共产党员和进步群众,为乡亲们修建了过路桥,疏通了防涝的排水沟等,受到了穷苦农民的一致称赞。


跃马沙场举战旗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叛变革命后,下达密令,展开了对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大屠杀,白色恐怖迅速笼罩全国。这时,热衷于升官发财和在刽子手的屠刀面前,动摇变节的中共青州地委组织部长兼中共益都县委书记杜华梓,溜往上海,找到国民党的要人,叛变投敌。并在上海《国民日报》上两次登报,声明宣布与共产党脱离关系。接着,回益都抢夺了国民党县党部的领导权,当上了头头,企图再“名正言顺”地独吞大革命的胜利果实。不仅如此,杜华梓还一二再、再二三地上窜下跳,竟然又当上了益都、临淄、广饶、寿光、昌乐、临朐六个县的国民党剿共组织“六县党委工作员”。从此后,杜华梓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不止一次地到我党革命活动基地、东圣水村魏嵋家,搜捕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这年7月的一天,杜华梓派去的剿共人员,当场就捕去侯玉清、魏玉成、张千、王福熙、杨连方等数名同志。在铁路北东朱鹿村的中共益北特支,也遭到杜华梓一伙的严重摧残。然而,益北特支的共产党员们,根据他们居住地离县城较远的优势,根本不怕杜华梓一伙的下令“通辑”,一直战斗在风口浪尖上。益北特支的共产党员们,在耿贞元的指点下,与广饶县刘集村的共产党员取得联系,从民间搜集到长短枪30余支,建立起红色游击队,曾一度在益都县北部的臧台顶插上了红旗。当时,臧台周围的村庄,还属于寿光县辖区,结果,又遭到寿光县国民党武装的镇压。在这种形势下,国民党组织的一名绅士,竟然公开站在东朱鹿村大街上狂喊:“非把这伙共产党员治下去不可……”在这种形势下,耿贞元与东朱鹿村的共产党组织,直接与中共山东委取得了联系。省委决定,将几名目标较明显的共产党员调往省城。但是,要乘车去省城。大伙儿拿不出盘缠费来。在这种情况下,耿贞元同志想法筹集来路费。在乘坐火车启程前,耿贞元仔细一琢磨,觉得从益都火车站乘车危险较大,马上组织大家前往辛店火车站乘车,很快安全到达济南。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全国处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jpg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全国处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1928年,在中共青州地执委遭到反动势力破坏后,中共山东省委不得不宣布,益都的党团组织暂时撤销,批准建立起中共广(饶)益(都)特支联席委员会,刘良才(广饶刘集村人)任书记,耿贞元、陈德义(东朱鹿人),尹斐然(东朱鹿人)任委员,负责两县的革命活动。当时,新的党组织领导班子,利用当时社会上新旧军阀还在互相混战,日寇在占领济南,国民党反动派还一时无法对共产党“围剿”的时机,广泛宣传群众,发动群众,开展起反对土豪劣绅、抵制苛捐杂税的农民运动。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全国处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2.jpg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全国处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这年秋天,由于社会动乱和水旱荒灾的来袭,益都北部和广饶南部一带的农民,生活极其困难。当满坡的高梁晒过红米、谷子面临入囤的季节,刘良才和耿贞元商量,召开了全体党员会议,决定发动群众,开展一次轰轰烈烈的“吃坡”运动。刘集村的地主刘林蛟,家有100亩上等好地,还开着钱庄,是当地有名的“吸血鬼”,必须先把他“吃掉”。这天刚擦亮,月亮升起时,好几个村庄参加“吃坡”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赤卫队员、夜校学员、短工会会员等,个个精神抖擞,他们手中有的拿着镰刀,有的拿着“钎刀子”(一种专割高梁穗的小刀具)、有的拿着麻袋或包袱,足足200多人,齐刷刷地站在地头上,一声招呼,就争先恐后地扑进地里。“噌、噌、噌”,“嚓、嚓、嚓……”地主家的几十亩谷子、高梁,转眼间变成了光杆。


邪恶险局从容对


1930年6月,时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的任国祯,秘密来到益都北部的东朱鹿村,经过深入调查,他掌握了中共益(都)广(饶)特支的一些情况。为了更有效地开展革命活动,他提议,将部分同志调往外地从事革命活动。其中,耿贞元同志被调往济南,担任中共山东省委地方秘密交通员。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缨枪”大队.jpg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缨枪”大队


当时的省城济南,社会环境十分恶劣,省委机关设立的秘密接头地点,屡次遭到敌人的破坏,逼得做这项工作的同志,只好在一天之内甚至数次改换地点,省委任国祯书记在听到耿贞元读过《周易》,掌握“测字、算卦”技巧后,当即作出调他去省委工作决定的。耿贞元到济南担任了省委机关交通员后,以职业为掩护,马上混在算卦先生群中活动起来。开始,他在趵突泉街摆卦摊时,还养了一只非常训熟的黄雀,在卦摊前跳来跳去,为前来求卜的人抽帖算卦。人们见他样样精通,与求卦者对答如流,应付自如,谁也不把他看成是一位共产党人,一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当时的益都县东朱鹿村共产党员陈凤九,就曾遵照省委指示,几次前往济南,通过耿贞元与省委联系。初次赴济南时,陈凤九是根据“名人”指点,找到耿贞元的。两人见面后,高兴得差点叫出耿贞元的名字来。等定下神儿坐定,陈凤九装做不认识的样子,叫了声“先生,我来算卦”,趁人们不上眼,陈凤九顺手递上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的是这次来济南的住处。耿贞元接过纸条一看,顺手就装进了口袋里。接着,便装模作样地抓起插满竹签的筒子,摇了几摇,把几个制钱往摊子前一倒,高声说道:“从八字和卦上看,你这位先生大吉大利,有大福啊!”然后,陈凤九也笑嘻嘻地,装模作样地给了耿贞元10个铜板,便(完成任务)扬长而去了。很快,省委即派人去趵突泉南街,与住在一座二层小楼上的陈凤九接上头,交待了省委的指示。五十多年后的1981年,笔者曾在济南采访过从省纪委书记工作岗位上离休的陈凤九同志。让陈老回顾了一些具体情节。陈老说:“当年我到省委取回件,就是采取这种方法顺利完成任务的。”


组织起来的农民大军.jpg

▲组织起来的农民大军


那时耿贞元同志的“工作”地点,经常随着省委机关的转移而不停地转移,这一年,山东省委机关在遭到敌人破坏,转移到青岛办公时,耿贞元同志又出现在了青岛市面上。有一天,驻青岛的著名洋行(罗福洋行)总经理曾在百忙中,专门找耿贞元算卦。他请耿贞元算算自己那位怀孕的小太太,究竟是生女还是生男。耿贞元迷逢着眼,朝着那位老总的脸,细细瞅摸了好长时间,说:“先生大吉大利,肯定是个小子了!”不久,那位老总的小太太果然生下男孩。这一来,真把那位老总高兴得不得了,马上找到耿贞元,大大赞赏了一番,还一把甩下几十块大洋酬谢,逢人就夸耿贞元,说他简直就是“活神仙”!这样一来,耿贞元在青岛出了大名。有一天,广饶的一位共产党员到青岛要见耿贞元,在大街上打听时,有位市民冲口而出:“你找‘活神仙’那,我领你去!”没费吹灰之力,就把事情办妥了。从这以后,大大减少了人们对他的怀疑,给我们从事革命活动带来不少方便。


组织开展农民翻身求解放的“砸木行”运动的街头雕像.jpg

▲组织开展农民翻身求解放的“砸木行”运动的街头雕像


然而,时间久了,也难免引起狡猾敌人的注意。有一次,一个敌人直接尾随到耿贞元的住所——宏源居的大门外,贼头贼脑地这里看了那边瞧,耿贞元马上断定,被敌人侦探跟上了。紧急时刻,耿贞元灵机一动,立刻装模作样地害起“神经病”来,还不停地大哭大叫,在地上打滚儿,并拖着一根绳子要寻死上吊。邻居好多群众见此情景,也都关切地跑出来劝他。有人甚至怀疑他被人“偷了钱”疼疯了。大伙儿便这个拿出5块那个凑上两块,共捐了150多元,前呼后拥地把他送往青岛火车站,还为他代买上火车票,让他逃回了益都。


不久,耿贞元从益都赶往济南,继续遵照省委的指示,没白没黑地到各地巡视,甚至在边远的鲁西和鲁南一些地方,都留下他的足迹。


坚贞风范立丰碑


在军阀、地主、官僚长期统治下的益都人民,本来对国民党政府还是抱有希望的,但后来的许多事实,使老百姓认清了那些打着国民革命照牌的国民党政府所唱的高调,完全是骗人的鬼把戏,而国民党政府仍不死心,继续向人民群众骗取信任。1932年暑假期间,国民党益都县政府,利用设在益都县城内的省立四师放假的机会,利用四师的校舍,要举办乡镇训练班,培养他们在乡下的忠实爪牙。在参加培训的乡镇长中,有的是流氓恶棍,有的是出席在南京召开的国大代表,有的甚至在农村大量搜刮民财,有的私买枪支,欺压百姓,有的竟然在乡公所扣押吊打无辜百姓等等。对此,以耿贞元等为骨干,在四师校园内,公开贴出了揭发乡镇长罪行的一幅幅对联。这一来,整个校园内“开了锅”,培训班也办不下去了。当主持办班的县党部常委赵若谦出面干预时,前来参加办班的乡镇长们一轰而起,四散逃跑,赵若谦没跑迭,戴在头上的礼帽都跑掉了。


封建地主在愤怒的农民群众面前低头认罪.jpg

封建地主在愤怒的农民群众面前低头认罪


1932年6月底,出席中共中央召开的北方各省联席会议的山东省委书记武平,根据中央会议通过的《开展游击活动与创造北方苏区的决议》等文件,不顾山东的实际情况,提出了不切实际的立即创造北方苏区的要求,并将当时党的工作开展较好的博兴、益都两县作为暴动的重点。1932年7月4日,博兴暴动发生不到3天,就遭到失败,参加暴动的几十名同志被捕,20余人被杀,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


博兴县暴动不久,益都县在省委的督促下,县城内的一区和乡下郑母一带的十区同时举行暴动。1932年8月18日,暴动队伍袭击了十区区公所和民团,缴获10余支步枪,当暴动队伍在老鸦窝村集结时,遭到敌人的围攻,队伍一触即散。第二天,队伍只剩下10余人。又因为一区没有按照县委决定行事,区委只好解散队伍。但是,同样遭到敌人的疯狂反扑和镇压。


1932年8月30日上海《申报》刊登的关于“益都暴动”的消息.jpg

1932年8月30日上海《申报》刊登的关于“益都暴动”的消息


1932年8月18日,在我党的领导下的益都暴动失败。当国民党益都县长杨九五接到告急电话后,立即下令全城戒严。第二天,即派县民团大队副冀瑞堂和县警备队队长钟家信,带领民团和军警300多人,迅速开至事发地郑母十区一带。县捕共队队长赵若谦也在东关一区展开行动。当地民团也全力配合,镇压革命行动。第二天,国民党山东省党部捕共队闻讯后,也率领捕共队员,赶到益都坐阵指挥,对县城的学校、街道、兵营等地,进行彻底清剿。全县被捕的27名人员中,就有耿贞元。接着,所有被捕人员由山东省捕共队长王天生带领的匪三路军钢甲车队,全部押解省城济南。


当益都暴动失败时,被中共山东省委派往益都指导工作的耿贞元,也在东圣水村魏复民家被捕。因为随身携带的文件,没有来得及销毁,同时被敌人搜去。耿贞元觉得,自己的身份既然全部暴露,就抱定了为革命而牺牲的决心。在被押入济南监狱后,耿贞元对一块被捕的郑心亭、张基亭、牛瑞亭三位战友说:“现在,我们既然落入狼窝,就啥也别顾了。必须抱定为党牺牲的意志,用自己的生命来捍卫党的事业,任何时刻都要保持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气节。耿贞元这种忠贞不屈的精神,大义凛然的言词,也坚定了大家对敌斗争到底的意志。


与耿贞元同时被捕的中共早期党员魏复民(魏嵋第三子),被判三年徒刑.jpg

与耿贞元同时被捕的中共早期党员魏复民(魏嵋第三子),被判三年徒刑


在敌人的法庭上,耿贞元毫不顾及自己的安危和家中亲人的苦难,总是考虑如何变着法儿地掩护同志们。当他得知去益都的捕共队,一直没有抓到领导暴动的冀虎臣同志时,脸上露出笑容。在省府东街山东省公安局的拘留所里,耿贞元被提出过堂时,他一看审判台上坐着的是叛徒王天生时,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拼他个鱼死网破。王天生皮笑肉不笑地问:“你不就是那个以‘算卦’当幌子的耿同志吗?”耿贞元暴跳如雷地应道:“混蛋,谁是你的同志?!今天我被你们这伙坏蛋抓来,我只有在地狱里等你,随你便吧!”


王天生又问:“你去益都干什么来?”


耿贞元变着花样地应付道:“我是益都的县委书记,我不在益都在哪!?”


“这次益都暴动是谁负责搞的?!”


“这次益都暴动当然是我负责搞的了!可是你们这些王八蛋从益都抓了这么多无辜老百姓来,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实话告诉你,这会儿被你抓来济南的,就我一个是共产党员。我今天落在你们这群混蛋手里,宁愿为共产主义而死!”……


接下来的审问,耿贞元除了大骂王天生是无耻叛徒外,别的什么也没问出来。

8月31日这天,国民党山东省主席韩复榘以暴动现行犯的罪名,判处耿贞元等14人死刑,立即执行。在被押赴济南纬八路侯家大院刑场的路上,耿贞元从容镇定,带领同志们放声唱起《国际歌》。临刑时,耿贞元还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那慷慨悲壮的声音,激励着济南人民对反动集团的仇恨,鼓舞着革命战士继续向反动派斗争的决心。


耿贞元牺牲的消息传到益都,凡是熟悉他、知道他的人,莫不悲痛万分,立志革命到底,铲除万恶的军阀,为耿贞元报仇。


耿贞元同志革命到底的精神,永远迎着新时代奋勇前进!


640.jpg

2001年,作者在前往广饶县刘集村采访关于中共广(饶)益(都)特支情况时,与刘集村党支部书记刘洪叶(左)和刘集党史纪念馆馆长刘百平(右)合影


(文/刘传功)

2017.12 NO4. 第四期(总第二十九期)



文章分类: 花都人物
分享到:
官方微信
读者咨询
 
 
 
 
 联系方式
座机:0536-3267295
邮箱:dfhd99@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