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青州的对外窗口  
       愉悦身心的视觉盛宴
东方花都杂志
 
文章列表

王延林 水墨古城系列之六

 二维码 446


府文庙东便门.jpg


【 府文庙东便门 】


此幅画所表现的是青州府文庙的东便门,是我童年时所见到的府文庙唯一残存遗迹。


府文庙旧址在城里文庙街东头路北,今偶园商场处。府文庙旧称府学,整个建筑为庙学合一。清光绪《益都县图志》载:“府学,在县治西南,外为宫强,前为‘德配天地’、 ‘道冠古今’二坊,中为棂星门,内为泮池,上跨弓桥三座,石砌栏绕之。北为大成门,门之左为名宦祠,右为乡贤祠,入门为大成殿,殿前露台石阶,殿后为崇圣祠。”


从以上史料看出,经历过历代增缮扩建,府文庙建筑规模相当宏伟,其格局一直保存到建国前后,直至一九五一年兴建人民广场,文庙建筑方全部拆除干净,唯留东便门尚保留至一九五八年。东便门遗址即现在的夥巷街西口对过,偶园商城门前之东西马路东头下坡处。


另外,大成殿部分拆除的砖石木料,在兴建大众剧场时利用,为弘扬文化,教育民众继续起着作用。殿前石阶、石栏等石雕构件,在修建人民广场时,基本全部堙埋于地下,或许有朝一日还能重见天日。


县文庙棂星门.jpg


【 县文庙棂星门 】


县文庙亦称县学,故址在北营街北首。


清光绪《益都县图志》载:“县学,在城东北隅海防暑左,规制同府学……”县文庙坐北朝南,沿中轴线南北共有五进院落。学宫门前两侧有二石碑,上刻“文武官员军民人等在此下马。”面对北营街北端,有跨街木牌坊一座,两面坊额各写“云路”、“天衢”。进学宫大门有泮池,上有泮水石桥,迎面是一座四柱三顶牌坊,坊额书“棂星门”。 过“棂星门”,依次是大成门、大成殿、绕大成殿前东西两庑向后,是明伦堂,其后,便是最后一进院落,居中为教谕室,两侧为训导室。


近现代,随着西学渐进,尤其是五四运动以后,尊孔祭孔礼俗的淡化和冲击,这座存世六百余年的尊孔崇文建筑日趋颓败。至文革前,尚存的云坊路、棂星门和大成殿及部分地面建筑,在文革中被彻底破坏和拆除。只留古碑三座和石龟碑座一件,尚存于县学原地址,成了这座历史建筑的珍贵文物。


奎 星 楼.jpg


【 奎 星 楼 】


奎星楼,也叫南楼,是古青州南阳城的东南角楼。古青州十景之一的“南楼夜雨”即指此楼。所谓夜雨,一说古楼夜雨,秋风凄凄,宛如一幅悲秋怀古的图画;一说月朗星稀,秋风习习,吹动楼前白杨树叶,发出阵阵飒飒的声响,如闻夜雨一般。总之,登斯楼阁,令人顿生凄冷寂寥之感,恰恰迎合了旧时文人士大夫的心境,故有了“南楼夜雨”这一富有诗意的古州佳景。


奎星楼名曰楼,实则为单层立柱歇山式建筑,因此建筑在城墙内侧高台之上,高台与楼基相加共有二十多米高。从城外看,重台飞檐,高居于城垣之上,登斯楼阁,大有触天揽月之感,故称为楼。又因东南方为巽,巽主科举功名,为祈文运昌盛,故于此楼内供奉专主文章兴衰的奎皇(亦称魁星),供仕子文人崇拜祭祀,以求蟾宫折桂,高中魁元。


此图乃根据此意境描绘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之文人雅士,于月挂中天,万家灯火之夜,相携登楼,闻风吹繁叶,思幽古之情,以抒“城上倚雕栏,澄怀放眼看”之情怀。


文 昌 宫.jpg


【 文 昌 宫 】


清光绪《益都县图志》载“文昌宫在城东北隅汇流桥北,始建无考……”


汇流桥即滚水桥。文昌宫故址位于滚水桥北头,青云桥北首东侧,原高园村口西首,为坐北朝南的道观建筑。其建筑背依古东阳城南城墙,面临南阳城东北角楼和南阳河水。文昌宫是一座专祀文昌帝君的道观。文昌帝君主文运功名,专司人间禄位之职,在盛行科举和仕途的封建时代,尤为历代文人官吏所尊崇。


文昌宫山门为二层楼阁式建筑,台基高约四米,有十三级台阶登临拱式山门。宫中建筑风格独特,造型别致,其建筑艺术在青州寺庙宫宇中独树一帜。


现为国家一级文物的《大齐碑》,自乾隆四十七年(1782年)始,在文昌宫内度过了二百多个春秋。十年浩劫中,在人民群众的巧妙保护下,逃过数次劫难,得以保存至今。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文昌宫的所有建筑被破坏殆尽,所存无几,至七十年初修建云门路和青云桥时,残存遗迹荡然无存。今天,唯余那棵见证文昌宫兴衰的古槐,依然矗立在缓缓东去的南阳河畔。


(文/王延林)


官方微信
读者咨询
 
 
 
 
 联系方式
座机:0536-3267295
邮箱:dfhd99@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