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青州的对外窗口  
       愉悦身心的视觉盛宴
东方花都杂志
 

武林界的打假风波

 二维码 721


前不久媒体热炒的,北京什刹海MMA(自由搏击和散打)教练徐晓东挑战VS(少林、六合、八卦传统武术)和雷公太极大师魏雷的TM(即徐贬称的太极王八拳)一事成为焦点。


徐晓东何方神圣?他祖籍山东泰安,但他为何一战搅动整个武林?主要是他秒杀了雷公太极掌门魏雷。但从视频,在雷倒地后,他仍打不止来看,不像单纯的自由搏击MMA,倒像是综合格斗中的UFC。事后他还放话说:“太极是真的,但90%是用来表演、健身和骗钱的花架子”。还放话:“我要打遍武林各门派掌门”。并向一龙、邹市明提出挑战。但一龙、邹市明说:“一个专业、一个业余,又无参加过任何比赛,无任何名次,又无赞助商,白费劲,没啥好打的”,否则成为私下斗殴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其实我国早在古代就有“学成文武艺,贷与帝王家”之说。武术是冷兵器时代,一项保家卫国求取功名和升官发财的必修课。那时省、府、州、县选拔武生、武举和武状元,相当严格。有不少作假的官员被砍了头。我国史上不知经过了多少战争和流血牺牲才有了今天这幅员辽阔的疆域。战争中实战技能,编成训练士兵的军事操,流入社会,即武术的根源。毫不客气的说,武术在古代功不可没。武术是能实战的,但当今真正能打的并不多,成为武林高手的更是凤毛麟角。


到明末清初欧洲人东来有了火器后,武术已不能适应战场。建国后,我国明文规定严禁武术格斗和拳击运动。那时除了建国前健在的老武术家还存有格斗技能外,以后的武术逐渐成为用来健身和表演的“舞术”冠军了,其中已很少有格斗内涵。


现在,自韩国造假争抢中国名人后,我国大批的假烟、假酒、假药、假新闻、假文凭也纷纷出笼。武林界个别地区、极少数无任何资质的人也办起了武校和拳馆。当然教武术很辛苦,有热心学员出面给老师凑个辛苦钱也很正常,不存在什么造假,但媒体的假新闻倒是值得我们注意。如有的电视台就公开直说:“一捧你就红”,注意,是捧而不是靠实力。还有,在朋友家不知何刊发的半张废报纸上记有乾隆下江南时在潍县……众文友查阅资料,未查到该况,却在史料中查到了金、元时期的金兀术,和成吉思汗在战、驻青州时,成吉思汗从青州上蓬莱去拜见全真道长丘处机的记载。后又看了乾隆下江南的路线,是从北京向东南运河的起点,通州再向南经济南、徐州、扬州和江南的苏州,最后到达目的地杭州。他连山东老省衙青州都没去过,怎会在坑洼不平的道路上,坐马车再到那时的潍县?文中还说有乾隆文物为证,一女文友说:我家有座毛主席塑料像和四卷毛选,难道毛主席来过我家?众人哈哈大笑。报中还记载潍坊是鲁中和沂蒙地区,这点我在前文中早已说过,位于半岛昌潍平原的潍县,属半岛地区。临朐、青州是泰沂山脉以北的鲁中。鲁中一地委在泰安,二地委在莱芜,位于益(都)临(朐)淄(川)博(山)的鲁中三地委在青州长秋。但今天的青州、临朐归潍坊所以说这点也不能说造假。文中还说,河南陈家沟是太极发源地。这点笔者有不同看法。需知太极核心是“意守丹田、以意带动”。从这点来看,太极好像是出自佛、道之门。试想,在几百年前的陈家沟,整天忙于生计和田间劳作的农民,不可能也无时间来坐禅和意守丹田。加之在建国前的国术馆老课本上,和从近几年的影视媒体上反复上演的“太极张三丰”来看,太极是武当山道士张三丰所创。此外,人们对台儿庄古城也有不同看法。所谓古城,就是在明代(清代为百年近代史)以前的省、府、州、县,衙驻地才能称城。而台儿庄是峄县,即今枣庄下辖一个区镇,怎能自称古城?可见批复单位业务水平也有待提升。这点山东青州做的最好,井塘就是古村,而不是井塘古城。另外,最近从网上看到,日本自由搏击选手“伪娘”在几次挑战我国武僧一龙时,在场观众都起立为日选手助威,高喊“打死他,打死这个假和尚”。我想,我国国民这是怎么啦?一龙再不好他是披着我国旗上的场。日本选手再好上场时也是披着太阳旗上来的。这好比二战时,蒋介石再不好他是打鬼子的,你汪精卫绝不能以此为借口来帮鬼子杀中国人当卖国贼吧?对场上这些观众有两个办法:一、让一龙脱去僧衣留上长发还俗,这样他喝酒吃肉找女人就很正常了。二、如还有异议者,可让他找一龙打一场,看一龙是假打还是真打不就结了。另外,人们对各地新造的仿古建筑和史上原有翻建和重修文化底蕴深厚的老建筑需区分清楚。还有,个别媒体对杂技、体操和武术区分不清。如有的醉拳,自始至终,尽是跌扑、跳跃,整个套路无一点打法和格斗技巧,可说是标准的体操、杂技和舞蹈,另外,人们对河南武林风栏目反复讲MMA(自由搏击)选手方便为从无败绩的格斗王也有异议,因他曾败于白近斌和普京保镖、格斗沙皇穆斯里木,怎能说从无败绩?至于对陈家沟出现的争议,最近中国体总、中华武协摘掉陈家沟悬挂多年的太极发源地的牌子一事,可能也是受了打假的影响。


最近,武林界在网上对徐晓东也是褒贬不一。各派掌门纷纷向徐提出挑战和应战,因有的门派不是本人出战,而是让又改练综合格斗和自由搏击的徒弟出战,所以至今未达成协议,加之中国体总和中华武协为避免闹出乱子,便解除了徐的教练公职。用徐晓东的话说:“我现在什么都没了,就靠个格斗俱乐部生活,但我只在武术界打假。”最近中华武协等有关部门又奉上级指示,为保国粹传统武术,作了新的调整,各门派掌门也纷纷偃旗息鼓。约徐晓东战雷雷的,武林风主持郭晨冬,也一反常态为陈家沟呐喊。众网友议论,可能是VS作了工作,否则武协不会突然转向。其实,史上武术是能实战的,否则也流传不到今天。笔者年轻时在青州城里“清真寺”练过几年拳脚和摔跤,虽成绩居尾,但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武术中的格斗绝招。比如一路罗汉拳,一节中有,捣下巴、上倒叉步掏裆,顺势抓土或拿石头再回身打出,和其它套路中的挖、咬、插眼、掏裆、打后脑、暗器等,但武术中的精华,现在国际规则一律禁用,让武术运动员无所适从只有挨打的份,让它失去了武术的真谛。用前武协主席张耀庭的话说:“武术的核心就是真打”。


现在青州城区,每早在各公园、云门山和凤凰山坡上,众多练拳者,除太极推手稍含格斗技能外,其它套路基本就是“武术操”,由此看来徐打假也有必要,只是言行方面需策略点。相信今后通过此事必然会引起政府重视,有关部门也定会将武术中的实战和表演健身分而治之,让中华武术以新方式,新规则与国际接轨,成为奥运项目发扬光大,走向世界之巅。


(文/孙道德)


2017.09 NO3. 第三期(总第二十八期)

▲以上图片由青州市摄影家协会提供


官方微信
读者咨询
 
 
 
 
 联系方式
座机:0536-3267295
邮箱:dfhd99@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