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青州的对外窗口  
       愉悦身心的视觉盛宴
东方花都杂志
 

弥水两岸  花魂之乡

 二维码 594


弥河发源于临朐县的沂山,流经青州市东部,由寿光市入海。据光绪年间《山东通志》记载:巨洋之洋当作咩,咩与弥音同,与昧、蔑音转,因其字通,今谓巨洋为弥河。青州市境内的弥河,河槽深处10多米,宽处约300米,汛期泄洪高达每秒4千立方米,而枯水季节却常常断流。近年来,青州市政府致力于弥河的综合治理,疏通河道,架设桥梁,筑坝成湖。如今的弥河滩,变成了美丽的水上公园,湖如明镜,舟楫如梭,层林如海,野禽如云,烟雾缭绕,如梦似幻,宛如人间仙境。



改革开放初期,青州市人民政府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地提倡养花致富。弥河两岸率先崛起,一柱擎天,成为远近闻名的花乡。青州的河域多矣,花魂为何独钟弥河两岸?这除了弥河两岸土好、水好、风景好、人民勤劳以外,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渊源——


唐朝武则天称帝时,弥河岸边的凤凰店,有个后生叫杨穑。他父母双亡,家里很穷,只得到弥河东岸的二亩薄地里,盖了两间草房。孤零零的一家,不成村落。但杨穑很乐观,过年时在楹联上写道:“东无邻西没舍两间破屋,缺老婆少孩子一根鸟人。”横批是:“花草相伴”。他酷爱花草,房前院后种得如锦如绣,地头田埂栽得郁郁葱葱。


这天,杨穑挑了一担秆草到青州城去卖,恰巧挨着个卖花的。卖花人的花篓里有株牡丹稞,焦枝枯叶的,甚是可怜。杨穑嗜花如命,想买又没钱,就用一担秆草去换。卖主觉得合算,自然满口应承。


杨穑回家后,把牡丹栽到房屋前头,每日里浇水施肥,悉心照管。牡丹活了,渐次开枝散叶,绿油油的十分叫人喜欢。他吃饭时守在一旁,睡觉后带入梦乡,离家时念念不忘,进门时不厌其烦地端详。牡丹花开了,艳丽无比,过路的人啧啧赞叹,都夸牡丹是国色天香。有钱的人愿出高价购买,他一笑拒之。



这年,天旱无雨,杨家的二亩薄地颗粒不收,他只得四乡乞讨。他路过弥河滩,望见干涸的河底里有汪清水,捧起来解渴的工夫,忽地想起了家中的牡丹。他忍着干渴,将仅有的半瓢水端回家,浇在了日渐枯萎的牡丹上。


他转身回屋,一阵香气扑鼻。饥肠辘辘的他,怀疑饿出了幻觉。当他踉跄着迈进门槛时,屋内的情景把他惊呆了:锅台上放着一壶水,两盘菜,还有三个白面馍馍。他饥不择食,也没细想饭菜是哪里来的,眨眼的工夫,就风卷残云般的一扫而光了。


第二天,他乞讨回家,依然饭热菜香,而且屋子收拾得一停二当。他疑心重重,决计揭开这个谜。次日,他假装外出,偷偷躲在房屋后面窥视。待发现有人影晃动,他突然闯进屋里。一位如花似玉的少女躲闪不及,只得苦诉了自己的身世。她说,她是唐家庄庄主的女儿,亲娘死了,后娘将她赶出家门。她叫丹魁,无家可归,流浪到这里,发现杨穑独自一人,勤劳本分,有意嫁给他,又怕他不依,才变卖首饰备了饭菜伺候他。这简直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杨穑岂能不愿意?只是自己衣食拮据,怕连累了她。她说她是心甘情愿的,再苦的日子也不怕。于是两人喜结连理,当夜就融入了甜蜜的爱河。


冬天将至,杨穑满脸泪渍。丹魁惊问何故,他说每到严冬,院子里的花草就得冻死。他想把花移进屋里,屋子又太小。想盖口大屋,却没有钱。她说,房前那株牡丹不是有人出高价收买吗?卖了花不就有钱了。他说花是他的命根子,宁可穷死也不能卖花。她被他的善举打动了,慷慨卖掉了身上的钻戒金镏,为他盖了一座二层楼。底层做花窖子,上层供人住。人们见杨穑发了财,都羡慕得不得了。然而好景不长,不到两年楼就被焚毁了。



焚楼的事说来话长。一个叫黑辛的混混儿,趁着月黑风高,潜入杨家行窃,听见卧室内有说笑声,就手醮唾沫戳破窗纸,竟然窥见一位妙龄少女在服侍杨穑。他好生惊奇:一个穷小子如何有这等艳福?他想报官,告杨穑拐骗良家妇女,转而一想,报官岂不把小娘子也牵连了,倒不如告他谋反,说杨穑盖了一座金銮殿,内藏龙袍和兵器,一心想造反当皇帝。官家若把杨穑处死了,说不定把楼和美女赏给他。他主意打定,窜到青州府,添油加醋地乱说一气,胡知府竟也糊涂,当即兴师动众,捉拿杨穑。


杨穑一觉醒来,丹魁恐慌地对他说,有人诬告他谋反,大祸就要临头了。他问她怎么知道的,她只得实话实说,说自己不是唐家庄庄主的女儿,而是京都御花园里的牡丹王。因长得异常鲜艳,又不卑躬屈膝,触怒了女皇武则天。女皇将她及姐妹们撵出京都长安,发配到洛阳。在花农的几经耕耘下,牡丹又灿若云锦。女皇闻讯,下令将牡丹园焚毁。一时间,姐妹们死的死亡的亡,她被烧得焦头烂额,苟延残喘之际,被花贩子带到了青州。她说,要不是他慷慨相救,精心培养,她早就见阎王了。他听了她的诉说,既惊又喜,丝毫不嫌她是异类,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她为他的真情所打动,说自己会遮身术,约他到宅外暂避一时,躲过这一劫再说。


黑辛充当鹰犬,引来了官兵。胡知府望着杨家的楼,虽不像黑辛说的那么玄乎,却也气势不俗。他一心想找龙袍和兵器,便令士兵搜查。谁知楼内空空,除了花草,一无所有。胡知府痛骂黑辛谎报军情,将黑辛毒打一顿,盛怒之下,下令纵火烧楼。


烈火熊熊,眨眼间楼台化为灰烬,房前那株惹人喜爱的牡丹也被烧焦。杨穑目睹楼焚花焦,痛不欲生,几欲冲上去与歹人拼命。丹魁劝慰说,烈火烧的是花的骨肉,只要花的灵魂还在,牡丹迟早会复活的。如今豺狼当道,民不聊生,没有咱们的立足之地,只好飘泊江湖了。他问她啥时候还能回来,她说,待到天下太平、官家一心为民时,自然就是咱们的回归之日了。



天道轮回,沧海桑田,一千三百年后的今天,人民当家作主,神州百业俱兴,国祚绵延昌盛,花卉也迎来了美好的春天。弥河两岸,地灵人杰。群众以花为业,形成了百村花业、千户花农、万亩花棚的庞大规模。十里花街,争奇斗艳,群众的收入与日俱增,摆脱了贫穷,奔向了富裕道路。青州市成功举办多届“全国花卉博览会”、“花卉交易会”,“花都青州”的盛誉传向五湖四海,弥河两岸也被誉为花魂之乡。浪迹天涯的花魂丹魁仙子,又回到了弥河两岸,在千百个“杨穑”的悉心培育下,正以靓丽的身姿欢迎四面八方的朋友。(文/刘继孔  摄影/张成祥  赵厚昌  一 星 孙志茂)


2017.06 NO2. 第二期(总第二十七期)


文章分类: 花都艺苑2
分享到:
官方微信
读者咨询
 
 
 
 
 联系方式
座机:0536-3267295
邮箱:dfhd99@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