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青州的对外窗口  
       愉悦身心的视觉盛宴
东方花都杂志
 

弥河“蛟龙”显东海

 二维码 356

“蛟龙”,《辞海》在解释中提及“比喻有才能的人,获得施展的机会。”人民解放军海军的队伍里,当年的聂奎聚将军,在海军历届领导班子中,曾经是知名度较高的一位。他还一度被海内外人士普遍认为:海军司令员的人选“非他莫属”。然而,这位出生在弥河岸畔,喝着弥河水长大的共和国军队的将军,壮志未酬,就过早地离开了自己深深爱着的祖国和无限眷恋着的海洋。


▲聂奎聚


胸 怀 壮 志 报 国 家


今青州市境内弥河岸畔的三桥(中桥村)人。他,出身贫寒,小时候未能过上一天好日子。长大后,为了填饱肚子,稀里糊涂,投靠了盘踞在临朐县境内的土匪头子赵益增。1942年,赵益增病亡,匪群内部争权夺利,闹成“一锅粥”,队伍便逐渐解体。聂奎聚便跟随一队杂牌军,被另一部杂牌军王道部收编。没多久,王道深明大义,毅然率部起义。从此,聂奎聚才真正投入人民怀抱,到八路军山东军区独立第一旅当了一名战士。


这年的7月27日,中共渤海区党委和八路军渤海军区,在举行欢迎新战士入伍大会上,聂奎聚手捧着八路军部队首长和抗日根据地乡亲们送来的慰问品,激动得热泪盈眶,大半宿没睡着觉。从此后,聂奎聚就像换了一个人,无论是在抗日前线打鬼子,还是在后来的解放战争历次作战中,总是舍生忘死,一马当先,多次立功受奖。1945年,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并由一名战士成长为人民军队的军官。不久,他被八路军鲁中南部队提拔为连队指导员,后又晋升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副教导员。在1948年的淮海战役中,聂奎聚率领一个连英勇作战,其连队荣获“钢铁连”光荣称号,他本人荣立一等功。


▲武装泅渡


解放战争后期,人民解放军在沿海地区组织了几次战役。经过敌我交战,虽然开创了全歼国民党部队的辉煌战果。但由于当时人民军队中还缺乏海上作战的武装部队,致使多股国民党军从海上逃窜。有的逃窜后,竟然占据了我国东南沿海一些大、小岛屿,妄图以此为巢穴,作垂死挣扎。经过几次较量后,使我们认识到,创建过硬的人民海军部队,越来越迫切,越来越重要。1949年4月30日,我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把胜利的红旗插到国民党总统府上。也就是在这一天,我人民解放军的第一支海军部队,在江苏省泰州白马庙乡宣告成立。聂奎聚所在的单位,被编入人民海军的战斗序列。


翌年同一天,为纪念人民海军成立一周年,有134艘军舰被编入海军部队,并在草鞋峡海面举行了军舰命名授旗仪式。中央军委命令,将其中的32艘主要舰艇编为3个舰队。由“南昌”舰、“广州”舰等8艘护卫舰,组成第6舰队,由“延安”舰、“瑞金”舰等8艘炮舰组成第7舰队;由“井岗山”舰、“黄河”舰等登陆舰及16艘江防炮舰组成了第5舰队,列入战斗序列。1953年,聂奎聚出任第6舰队“广州”舰舰长。这是整个人民海军部队中最早的舰长。


扎 根 海 疆 建 奇 功

聂奎聚的军旅生涯,基本泡在了海军部队里。全国大陆解放后,国民党政府机构及其残余势力和海上武装,在美国的支持下,才得以躲到台湾,并占据了东南沿海许多大、小岛域。当时,聂奎聚所在的舰队,是人民海军的第一支护卫舰部队。其装备的舰只,主要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日本建造的护卫舰。当时,这些军舰使用的是蒸气透平机,军舰上配备的武器,是100毫米或130毫米口径的主炮,相对比较落后。在这种形势下,国民党军的舰只依靠美国军舰的保护,“狗仗人势”,不时窜入我国大陆沿海骚扰。作为担任舰长的聂奎聚,身上的担子,无疑更加繁重。


▲西沙演习


1954年3月18日,国民党海军出动舰艇,由浙江沿海的小鹅冠岛附近,驶向北泽岛,企图袭扰我浙江沿海一带的渔业生产,阻碍航运事业的发展。我人民海军领导机关接到报告后,立即命令两艘军舰在北泽岛海面设伏,并命令6艘炮艇配合作战。9时许,人民海军的舰船,与国民党的6艘舰艇相遇,在三门湾海域展开激战。国民党军的旗舰和1艘炮舰,遭到我海军击伤,被迫向外海逃逸。随后,我海军的舰艇遭到国民党军舰2批、飞机8架的空袭和扫射。我海军的舰艇,以猛烈炮火进行了还击。此时此刻,国民党军见我部队击落了他们的一架飞机,象疯了一样,再次出动F-47型战斗机4架,朝我海军舰艇拼命轰炸。紧急时刻,我海军航空兵也出动米格—15比斯歼击机迎战。再次击落国民党军的飞机两架,漏网的两架飞机狼狈逃窜。


▲欢迎聂奎聚司令凯旋归来


在这次恶战中,担任第一线的指挥员就是聂奎聚。激战中,聂奎聚临危不惧,英勇顽强。当他所在的军舰被敌机投弹击中,致使船尾下沉时,聂奎聚毫无惧色,把个人生命危险抛在一边,自始至终盯在指挥台上指挥战斗,一直战斗到自己所在的军舰全部下沉,他才最后一个离开舰艇,只身泅海脱险。这次战斗,是人民海军历史上的第一次舰、机协同作战,也是海军部队组建后进行的首次海战。战斗中,聂奎聚表现出来的英勇顽强和果断出色的指挥能力,赢得上级首长和广大指战员的高度赞誉。在这次海战后的庆功大会上,聂奎聚被授于“战斗英雄”光荣称号,成为中国海军部队中,出现的第一位战斗英雄。


运 筹 帷 幄 任 挥 戈

从此以后,聂奎聚的大名,在海军部队、以至全军部队中叫响,职务不断晋升。他相继担任舰艇大队参谋长、大队长,护卫舰队支队长、海军烟台基地参谋长,榆林基地司令员,东海船队副司令员、司令员兼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直至海军副司令员。


▲东海舰队海上练兵


这里,有必要提及《澄清〈跃进号〉事件真相》的问题。1963年5月,中国自制的第一艘万吨远洋货轮“跃进号”,在驶向日本国途中突然沉没。船只报告是被鱼雷炸沉的。对这一涉及国际的问题,直接影响国家声誉的重大事件,让当时的周恩来总理非常重视。周总理火速乘坐客机飞往上海,要求选派高手查明真相。在海军队伍中,挑来选去,聂奎聚被一致选中。受命后,时任舰队参谋长的聂奎聚,立即率领海上作业编队,赶赴出事地点,指挥水兵迅速行动,一连奋战18个昼夜。期间,聂奎聚要求在60多米深以下参战的潜水员,一丝不苟,认认真真地工作,终于查清这一震惊世界的“跃进号”万吨远洋货轮海难事件真相,维护了国家的声誉。事后,聂奎聚同志特别受到周总理的表扬。


1982年10月7日至10月16日,我国首次向预定海域发射运载火箭获得成功。在这次试验过程中,人民解放军部队共有73艘舰艇和19架飞机投入工作。当时,聂奎聚是主要指挥人员。10月1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致电参加我国运载火箭研制和发射试验的人员,祝贺我国在海上发射运载火箭获得成功。10月22日,国防科工委和海军领导机关在发射区、聂奎聚任职过的某基地,隆重举行祝捷大会。中央军委副秘书长、中国海军创始人张爱萍老将军,国防科工委主任陈彬、海军政委李耀文,出席会议和分别讲话,高度赞扬这次水下发射运载火箭成功。


▲聂奎聚司令深入舰艇视察部队


1985年5日,中国再次向太平洋预定海域发射运载火箭,时任东海舰队司令员的聂奎聚,是海上编队的副总指挥。在这次重大活动中,驱逐舰、“远望”号测量船等10多艘舰船上的船员,都是第一次穿越赤道,驶入太平洋。发射中,当洲际火箭飞来,准确地溅落在预定海域时,聂奎聚及时准确地指挥部队,把数据仓从深海中打捞起来,任务完成得非常圆满,首创了中国海军远航南太平洋的纪录。


雪 化 方 知 松 高 洁

在1985年11月16日之前,中国海军的舰艇,从未进行过外国港口访问,甚至连我国紧挨的朝鲜都没有去过。究其原因,兄弟国家各有各的说法。西方一些国家、包括美国认为,有两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是中国海军舰艇活动的范围有限,在后勤供应方面有困难,再就是政治上的需要。


而兄弟国家压根儿没有料到:1985年11月16日,由两艘舰组成的中国人民海军友好访问编队,在时任东海舰队司令员聂奎聚的率领下,马上就要起航,应邀去访问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和孟加拉国。这是一项有着特殊使命、特殊意义的军事外交活动,是我党、我军历史上的重大事件,是值得庆贺和纪念的。为此,国家有关部门,预先进行了精心准备,海军和东海舰队与上海邮票公司,在舰队出征前,联合发行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舰首次出访纪念封》。巧合的是,1985年正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航海家郑和下西洋580周年。为此,中国人民邮政部门特意发行了1套4枚的纪念邮票和出访前的《纪念封》。按照国家、军队和邮电部门的保密规定,这件事必须悄悄地、小规模地进行和限量发行。但对于个别嗅觉灵敏的集邮爱好者来说,是很难堵住他们的嘴的。早就将消息捅了出去。以致把整个黄埔江畔闹“火”了。


1985年11月16日,初冬的太阳格外温暖,明媚的阳光透过灿烂的云霞,洒向停靠在上海黄埔江吴淞军港。由码头旁的旅大级—132号导弹驱逐舰和福建级X-615油水综合补给舰,组成的友好访问编队,在东海舰队司令员聂奎聚的率领下,就要从这里起航了。


上午11时30分,聂奎聚宣布编队起航。顿时,军港码头上军乐齐奏,欢呼声响成一片。1200只和平鸽和数百只气球腾空而起,在悠扬的汽笛声中,X-615舰和132舰先后离开码头,徐徐驶出了军港。编队挥师南下,越过台湾海峡,跃入西沙、中沙、穿南海,经过马六海峡,一路栉风沐雨,劈波斩浪,昼夜兼程。历经一个多月,访问了三个国家。


1986年1月4日下午,当编队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南海时,正值进入台风季节,本来还是风平浪静的海面,转眼间便掀起惊涛海浪。5日上午,阵风达到12级,浪高8米多,涌长超过百米。排排涌浪呼啸着压向编队。使两万多吨重的X-615舰螺旋浆不住地打空。另外那艘3000多吨重的X——132舰猛地跃过浪尖,连舰首底部的球鼻,都暴露无遗了。


在舰艇跃进涌谷时,整个舰体给人以被海水淹没的感觉。面对这种从未遇到过的险境,聂奎聚同全体官兵,团结一心,与狂风恶浪展开殊死搏斗。至1月9日上午,编队终于闯出风浪区。


本来想松一口气,可就在这时,聂奎聚和他率领的海军编队全体战友,意想不到的是,在南沙海面北端碰上了三艘美国军舰。这是中美两国军舰首次在公海相遇。怎么办?聂奎聚灵机一动,沉着地、礼节性地打出了信号。没想到,对方马上还礼,也向我方打出了信号。对方要求,在就地同中国军舰举行联合演习。这可是我海军建军以来从未遇到的新问题啊!聂奎聚立刻招呼编队所有首长,进行紧急研究。大家一致认为,既然美舰表示友好,就顺着来,同意他们提出的演习要求。于是,中美两国军舰混合编在一起,联合航行了一天。第二天,在一片友好气氛中,双方各奔东西。


在访巴基斯坦期间,巴海军舰艇提前到汇合地点迎接,并护送我舰进港。巴海军司令亲自拜会聂奎聚。又陪同我编队全体官兵,参观了巴海军学院、水兵训练中心、工程学院和造船厂等。在斯里兰卡期间,聂奎聚分别拜会了斯海军司令和科伦坡市市长。在孟加拉国期间,聂奎聚在吉大港分别拜会了孟海军舰队司令、基地司令。并应邀参观了孟海军舰艇、训练基地和一些工厂。聂奎聚还应邀前往首都达卡,拜会了孟海军参谋厂苏尔坦,并受到国家总统艾尔沙的亲切接见。


▲聂奎聚(前左一)陪同中央领导和军委首长在前线视察


1月19日10时30分,聂奎聚率领的我海军编队,历尽13430海里的航程,获得圆满成功,胜利抵达上海吴淞码头。这次访问,为我国在太平洋上铺下第一条友谊航道,是中国海军发展史上的一个显著成就,它对于推动中国海军走向远洋,有着重要的意义。


担任领队的聂奎聚,虽然早就离开了他热爱的海洋,永远地“走了”,但他为祖国海军留下的辉煌业绩,也永远载入史册。 (文/刘传功)


2017.06 NO2. 第二期(总第二十七期)

▲以上图片由青州市摄影家协会提供


文章分类: 花都人物2
分享到:
官方微信
读者咨询
 
 
 
 
 联系方式
座机:0536-3267295
邮箱:dfhd99@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