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青州的对外窗口  
       愉悦身心的视觉盛宴
东方花都杂志
 

辛亥革命在青州

 二维码 928


一、风雨飘摇的满清政府


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满清政府逐步进入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境地。腐朽透顶的统治者不但拒绝社会政治改革,而且与帝国主义互相勾结,变自己为外国侵略者的走狗。青州在历史上一直是山东境内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自然就成为帝国主义列强们眼中的一块肥肉。清同治五年(1866年)英浸礼会为了达到文化侵略的目的,利用办教育的名义,在青州城里开办学校,后发展为“广德书院”。同治九年(1870年)外国传教士,打着“传播福音”、“救人苦难”的幌子,先后来青州建起了天主教堂和基督教堂。光绪七年(1881年)英浸礼会怀恩光来青州办起培真书院。光绪十八年(1892年)英浸礼会巴德顺来青州开办医院,后定名为“广德医院”。

帝国主义在千方百计对青州进行文化侵略的同时,又大肆进行经济上的侵略。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德国勘查察胶济铁路线的人员到青州时,德国人就在青州设立了邮政局青州分局。1903年胶济铁路铁轨铺到青州时设立了益都火车站。次年,德国商人便在火车站设立洋行,强行压价收购大当地出产的棉花、大豆、蚕丝等农副产品。英、美烟草公司也来青州推广种植烤烟。意大利籍传教士库尔德在青州创办德昌花边庄,不仅掠夺了青州的大量廉价劳动力,而且左右着青州的经济,造成了广大农民和手工业者的贫困、破产。

清朝末年,青州一带自然灾害接连不断。从市志上可以看出,光绪元年(1875年)七月,一场飓风庄稼全部被大风刮倒,造成灾荒,当年方圆百里之内,野草无青,饥馑载道,饿死的百姓无法计算。光绪二年,春大旱,使弥河干涸,夏粮绝收,造成大饥,百姓饥饿难耐,劫掠迭起,遍地贼寇。光绪三年,又遭旱灾,饥荒在青州蔓延,树皮草根都被吃光。光绪七年,秋遭蝗灾,百姓饿死在粥场无算,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春旱、夏虫,二麦歉收,虫食禾稼,粮价昂贵,饿殍枕藉。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秋,阴雨连绵,弥河泛滥,墙倒屋塌,庄稼被淹。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七月,山洪暴发,毁堤堰、庄稼、树木、房屋,伤人畜。

青州人民在帝国主义的剥削压榨和自然灾害的袭击下,加之清政府为支付帝国主义的巨额赔款和维持其苟延残喘的统治,广大农民的生活极其贫困。青州人民忍无可忍,积极投入了反帝反封建斗争的洪流。早在1900年以前,城东十几个村的农民,在东圣水村魏嵋等人的领导下,就进行过著名的抗粮抗捐斗争。青州义和团勇敢地袭击了城里的基督教堂和天主教堂,城市集镇遍布传单灭洋灭教,众口一词。宣统二年(1910年)十月,北城满民韩大增曾奋起举行反清起义,兵民从者近千人,一举杀死协领广玉农和全俊古,并发布文告,公开揭发清廷罪恶。一次次的斗争、起义虽然遭到反动政府的无情镇压,但是给了青州人民以极大鼓舞,为后来轰轰烈烈投入辛亥革命的斗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青州同盟会的建立


随着帝国主义的不断侵入,清政府的封建势力受到严重冲击。另外,横征暴敛而屡屡出现的抗粮抗捐和杀富济贫事件,使社会秩序极度混乱。严峻形势迫使清廷不得不变法维新,设立学堂。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同盟会员刘冠三在济南创办了济南山左公学。谢鸿焘创办了烟台东牟公学,陈干在青岛创办了震旦公学。青州府官立中学堂创办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是全省最早的官办中学,当时革命活动最为热烈。1907年留日学生、同盟会员齐树堂(齐芾南)来青州中学任教,联络学生秘密发展同盟会会员。此外,在青州神道学堂、桑蚕学堂中,也发展了一批同盟会员,例如:赵魏(象阙)、李曰秋(佩兰)、赵惠斋(文庆)、赵锡九、丁训初等成立了青州同盟会本部,他们多处筹款购枪,准备举行反清起义成为辛亥革命的骨干力量。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的一声炮响,轰开了清王朝统治中国长达267年之久的封建枷锁,推翻了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封建君主专制。孙中山领导的民族民主革命树起了一面旗帜,影响所至遍及全国,在短短的31天里,就有14个省纷纷独立。11月13日,山东各界召开独立大会,宣布了独立。在这大好形势的鼓舞下,青州、寿光两地的知识分子及革命党人经过讨论,决定先从青州起事,尽快宣布独立。不料,山东巡抚孙宝琦出尔反尔,旋即又宣布取消山东的独立。这样一来,直接影响到青州革命形势的迅猛发展。但青州的独立还是行动了。


三、青州起事的始末


当山东巡抚孙宝琦宣布取消山东独立后,山东各地民众无比愤慨,许多同盟会的革命志士云集青岛,密谋再举。据“辛亥革命烈士赵魏碑记”记载:辛亥年11月27日赵魏带领王长庆(永福)、邓天乙(峻德)、周蜀江、李曰秋、贾次瑶、刘梅五等千余人,集聚青岛,召开了动员誓师大会,赵魏曰:“此大丈夫立志之秋也。”于是赵魏被推举为山东革命军总司令,决定先打青州城,拿下青州,西可直捣济南,东可控引胶沂,一举而鲁俱,大功可成矣!因为青州有旗兵城先制服了清兵精锐部队有了枪和军需在夺取所属县城就容易了,定于12月1日攻破青州城宣告独立。革命军千余人自青岛出发,携带军火、军装,共分三日行,每日分两次走。为了不被清兵发现,到青州时要穿满清衣冠,空手徒步进城。赵魏布置任务完毕,自己却身穿西服洋装、手提皮包,于28日至高密县,住了一晚上。29日至濰县,密察出发各志士,均已“暗渡陈仓”,可保无虞。30日10时,步至潍县的父亲住处,与其父赵化溥诀别曰:“儿将赴青州,从此适矣!”父曰:“好勉为之,毋怕死,死亦天职也。”11时,由坊子站上火车,过午两点半,至青州站下火车。这时周蜀江与诸志士已在站台迎候,各路军向赵总司令汇报情况得知,副司令王长庆率众已潜伏在青州城里各旅店中,枪支弹药,11筐炸弹及军装、物资等绕道秘密运往青州神道学院,交由尹学聪等人暂存。情况汇报后,赵总司令召集各路革命军首领开会,布置任务。因队伍着清兵服装可走大路进城,兵分三路,一路从东门进入,一路经滚水桥进入,赵总司令却只身从夏庄经北关进城。未想到,革命党人的行动被驻防在北城的清军察觉,清兵副总都统吴延年,早组织了暗杀团,并下令“如发现火车上下来的人员可疑,就跟踪杀之。”赵总司令身着西服,手提皮包,从火车站向南走至车站南门就被他们发现了。赵司令在进夏庄小马路时,也发现了跟踪他的瑞增,便向西拐进了宋家胡同,瑞增尾追不舍;当来到夏庄关帝庙和土地庙的拐角处时,瑞增举起手枪,向赵司令射击,罪恶的子弹贯穿其头颅,从前额飞出。年方26岁的赵司令为了青州的独立而献身了。

满洲旗城副督统吴延年闻知此事,立刻宣布在全城戒严,北城守兵登城严阵以待,南城收兵出动巡逻。这突如其来的事件,使大家忧心如焚,副司令王长庆、邓天乙、青州的尹学聪等,在城里一姓丁的家中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派青州人李有典到城东坡子村运动兵营,此营不属北城管辖,属登州总镇,约有一个营,配合革命党人,提前于半夜举事。结果李有典被兵营扣留,一去不归。驻南阳城的清兵更加警觉起来,到处搜捕可疑人员。当夜9点左右,清兵又包围了驻扎革命力量最集中的神道学堂。尽管是外国人办的学堂,清兵不能随便进入,但在双方的交涉下,至深夜12点达成协议,学堂明日放假,由校方出资给学生购买车票,第二天英籍校长卜道成、美籍副校长赫士,一前一后率学生登车,各返原籍。

革命军副司令等人,在城里闻赵总司令噩耗,悲愤万分,急欲攻打青州驻防旗城,为赵总司令报仇。因满兵监视森严,不敢贸然行事,欲往哭之,众虑害力阻,终挡不住,王长庆抵北门时,只见满兵森列怒目相视,永福不为所惧,竟然顺利通过。清兵知道满清快完了不敢多杀人结怨仇,故不杀永福。永福率众至寺庙,启棺视赵司令尸体,面如生前一样安祥,跪下就大哭起来,哭着说:“誓必与满营决一死战,为赵司令报仇。”此时,赵司令的父亲赵化溥来到,见永福要讨伐北城清兵,阻止说:“你们不要太悲伤,更不能急于报仇,要懂得愤师必败的道理,请诸君生命自惜。请你通知各团,不要与清兵抵抗,就势速退,再期大举,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未等十年,当时革命党人刘梅五了解到赵魏总司令是被北城旗兵瑞增所杀,就想法接近瑞增,先与他交朋友,后引他游济南千佛山,当登上千佛山绝顶时,开枪打死了瑞增。刘梅五大笑说:“我终于为赵司令报仇了!”

由于总司令赵魏的牺牲,引起青州清兵戒备森严,革命党人起事计划落空。王长庆、邓天乙带领的革命党人仍潜伏在青州城内的旅店中。清兵开始分段清查旅店,情况十分危急,赵化溥秘密找了清政府益都知县张昌庆讲明了利害关系。知县也怕党人暴动滋事,就想将党人送出县境,以求平安无事。益都知县张昌庆亲自到旅店中找到王长庆说:“你们在这里,清兵旗营已有知晓,现在青州各处戒备森严,住在这里很不安全,时间久了,更不保险,最好你们离开这里。如果你们想走,我可想法派人把你们送出益都县境。”王长庆、邓天乙等人商量了一番,认为此时在青州再活动确实很困难,不如执行赵司令制定的第二方案,青州起事如果失败再夺去诸城。因诸城多山近海,可战可守,作为革命的根据地较为适宜。于是,即由知县派人抄小路将王长庆、周蜀江等十人送抵安丘县境内的高崖村。后王长庆被推举为总司令,邓天乙任副司令,先在安丘落脚整顿,再进攻诸城。于1912年2月3日进入诸城,宣布诸城独立。



山东辛亥革命纪念塔

2011.9 NO.5第五期



官方微信
读者咨询
 
 
 
 
 联系方式
座机:0536-3267295
邮箱:dfhd99@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