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青州的对外窗口  
       愉悦身心的视觉盛宴
东方花都杂志
 

张家河口村惨案追忆

 二维码 931


张家河口村位于青州市高柳镇北部,村东边是流水潺潺、鱼翔浅底、风景秀丽的北阳河。同周围村庄一样,为了防匪,原来村周围建有高大的围墙,在村子的东、西方向分别建有牢固的大门。夜幕降临,东、西大门关闭,全体村民,安然入睡,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幸福安定的田园生活。

一九三七年卢沟桥上的炮声,也打乱了张家河口村人民的幸福生活。这年年底,人们纷纷议论,鬼子占领了青州城了,鬼子来了怎么办。中国共产党号召人们拿起枪来,建立抗日武装打鬼子。当时,张家河口村以及邻村西王车村一带,就活跃着一支共产党领导下的游击队。当时游击队领导人分别是高文海(支部书记兼游击队长,西王车村人)、张洪吉(宣传委员,张家河口村人)、张兆林(组织委员,张家河口村人)、卞克吉(西王车村人)等。

鬼子占领青州城后,经常下乡抢劫,骚扰百姓。一九三八年正月二十九日傍晚时分,鬼子又开着烧木炭的汽车住进了朱良小学,生火做饭,安营扎寨。高文海率领游击队员隐蔽接近鬼子,可是,没等游击队行动,鬼子又紧急集合,连夜绕过东朱鹿村向东行军。敌人前面走,游击队后面尾随。半夜时分,敌人到了口埠镇吕双村。游击队本想等敌人睡下后,搞个突然袭击,没想到时间不长,鬼子又集合,原路返回朱良。拂晓时分,敌人又出了朱良南门,向县城方向进发。在廉颇村附近,跟踪了鬼子一夜的游击队,向敌人尾部落单的鬼子开了两枪,然后沿廉颇村向张家河口村方向撤退。鬼子发现后,先在廉颇村进行了一番屠杀和放火,据《青州市志》记载,杀死群众15人。然后,把大炮对准了张家河口村猛轰,村中火光四起,不少人家的房子燃起了熊熊大火。鬼子很快就包围了张家河口村。鬼子到村头一看,四面围墙,大门紧闭。气急败坏的鬼子,朝着西门就开了炮。一声炮响,西大门的门栓就被炸飞到了河滩里,西大门被炸得粉碎。鬼子立

即冲进了村里,见人就杀,见房屋就烧。由于村里有人信“老母道”,迷信“老母”能保佑平安。再说了,都是善良的老百姓,又没有招惹鬼子,鬼子不可能杀老百姓,所以大部分人没有逃离。结果,没有逃离的,基本被鬼子所杀,所剩无几。



日本兵侵占我们美好的家园



日本鬼子火烧村庄


张庆吉一家五口人,其中张庆吉夫妻两口、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全部被赶入河滩枪杀,枪杀后,鬼子又在尸体上铺上柴草,点火焚烧,妄图焚尸灭迹。事后埋葬的时候,发现烧得血肉模糊的母亲还紧紧抱着孩子,已经无法分开,只好就地掩埋,真是惨不忍睹。张庆吉的12岁的儿子张兆仁和叔叔张永吉藏在两个房墙形成的近三四十公分的夹缝里,鬼子喊他们出来,张兆仁就钻出来了,张永吉却在里面怎么叫也不出来,趴在地上不动。鬼子又钻不进去,没有办法,只好向里面“啪、啪、啪”打了三枪,但都没有击中要害,张永吉侥幸活了下来。张兆仁由于是个小孩,个子矮,趁敌人没注意,迅速跑进了村后的一个小土沟里,藏在乱草丛中,也幸存了下来。



村东边的河滩,就是日本鬼子杀害无辜村民的地方


村民刘永城在张复吉家商量如何跑,还没想出办法来,鬼子就破门而入了。鬼子用刺刀把他们从张复吉家里赶出来,押着去河滩。刘永城前面走,张兆祥在中间,张复吉最后。张复吉的老母亲拉着张复吉的衣服不松手,老人不停地央求鬼子:“老总,给我留下这个孩子吧!”由于老人的阻拦,鬼子怕前面的刘永城走远逃跑,就举枪把他打死了,随即又命令张兆祥、张复吉就地站好,然后一枪把张复吉打死了。可巧,这时鬼子没有子弹了。张兆祥一见此景,拔腿就跑进一户人家里。鬼子边往枪里装子弹边追赶,进大门,拐二门,追至张丰吉家中。张丰吉家院子里有个大柴禾垛,张兆祥从柴禾垛一边过去,围着柴禾垛转了一圈,又从原路出来,翻过了两堵墙,跳进了村外一口水井中躲了起来,逃过了一劫。再说那个鬼子,紧追张兆祥,也从柴禾垛那边过去,却没想到张兆祥从柴禾垛另一边绕出去了,还以为张兆祥进了屋里了。恰巧张丰吉却和父亲在家里没藏起来。张丰吉见鬼子进了家,就急忙端着烟卷从屋里迎出来说:“老总,吃烟!”鬼子不由分说,举手就是一枪,张丰吉应声倒下。张丰吉之父张槐见状,急忙向屋里跑,被鬼子一把抓住衣服,拉了出来,然后一脚踢倒在地,端起刺刀,照着胸膛连刺数下,直至气绝。当时的惨状,被藏在南屋床底下的张坤吉看得清清楚楚。

另外,张兆斌的哥哥才九岁,也被鬼子赶到河滩杀害。张兆斌和母亲恰巧在外村走亲戚,无意中躲过了一劫。



本刊编辑闫玉新向村民们了解当年惨案发生情况


我家被鬼子杀了七口。大祖父张tai(木泰)夫妻两口以及两个小叔被鬼子赶下河滩,枪杀后用火焚尸。我的小叔,不满周岁,母亲被枪杀后,小叔吓得趴在母亲身上哇哇直哭。狠心的鬼子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抓着小叔双腿就扔到了熊熊燃烧的大火里,被活活烧死。

我三祖父张椿夫妻两口以及小叔(乳名“来子”)都死在鬼子的枪口之下。当时鬼子打进村后,挨门挨户搜人。我三祖父听到砸门声,就出来给鬼子开门,被鬼子迎面就是一刺刀,穿透了脖子。鬼子拔出刺刀之际,三祖父转身就往回跑,鬼子一步赶上,朝屁股又是一刺刀。三祖父转身用手捂屁股,鬼子接着又朝他胸部一刺刀,三祖父倒在了地上。鬼子走后,乡亲们发现三祖父还没死,就给三祖父喂水,喂下的水就从脖子的伤口中漏出,当时农村缺医少药,只能用土方子治疗,没几天就死了。



在村北的菜地里,村民们为当年的死难者树起了纪念碑,以寄托对亲人的哀思


这次惨案,我们这个不足百人的村子,就有27人遇难,所有人家的房屋都被烧光。虽已事过多年,但是一提起这件事来,我们就对鬼子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渴望祖国强大,我们希望世界和平,决不允许侵略者再次践踏我们美好的家园。

2015.6 NO.2 第二期(总第二十期)


文章分类: 花都记忆2专题
分享到:
官方微信
读者咨询
 
 
 
 
 联系方式
座机:0536-3267295
邮箱:dfhd99@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