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青州的对外窗口  
       愉悦身心的视觉盛宴
东方花都杂志
 

金家楼、田庄连环惨案

 二维码 959


20世纪40年代,日本侵略者在中华大地肆意杀戮中国人民,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 在我国制造了一系列惨案,发生在青州市王坟镇的金家楼、大田庄连环惨案就是这千万个血泪账中的一笔。

钓鱼台、没口、金家楼、大田庄,分别位于青州市王坟镇的南部和东部,钓鱼台的风光曾引得严子陵、钟羽正、赵秉忠、冯琦等历史名人驻足;没口景色优美,虎头山雄踞村东;金家楼、大田庄座落在龙门崮前怀,两村村前都有清澈的水库,湖光山色,令人向往。四个村都是有山有水、风景秀丽、气候宜人的山村。



大田庄村民带领本刊编辑人员探访当年日本鬼子屠杀乡亲们的现场


193777日卢沟桥事变以后,由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和汉奸的卖国求荣,鬼子很快就占领了整个山东。19381月中旬,侵华日军占领青州城。23日,日军山本中队百余人又侵占了临朐城。215日凌晨,临朐县保安大队队长徐永义率兵攻打临朐城内的日军,因敌我力量,未攻克而伤亡较重,遂撤出战斗。徐永义不服输,在15日晚和16日夜两次袭扰临朐城的日军,被鬼子追赶,撤退跳城墙时,披风被风鼓起挂在城垛口上,徐永义挣断披风,跳下城墙逃走。日军从披风所署的番号、名字上确认了徐永义身份。当时田庄属于临朐县的第一区。他们了解到徐永义是大田庄人,徐永义残部攻打临朐后驻防钓鱼台、没口两村,他们知道徐永义不容易抓到,为了实施报复,便嫁祸于百姓,精心策划、连续偷袭,丧心病狂地制造了惨绝人寰的金家、田庄连环惨案。



金家楼村民们在惨案发生地向记者揭发日本鬼子的残暴行径


217日上午(古历正月十八日),日军山本中队一部与60名伪军从临朐城出发取道石门山到付家峪,翻过付家峪岭,到达滴泉村。中午,鬼子山本中队先是对徐永义驻防过的钓鱼台村进行袭扰,钓鱼台的老百姓和民团一起往钓鱼台的西溜里跑,村民李传贵的父亲和一些村民没跑出去,被抓住了,经翻译官审问,证实徐永义部不在钓鱼台,就放了他们。



接着鬼子向没口村进犯,徐永义部原来住在村子里,听到枪声,撤退到没口西溜的南岭子后坡袭击敌人,鬼子在北岭子前坡向南射击,打死国民党临朐县保安大队士兵1人,伤4人。徐永义部料到打不过鬼子,遂撤出战斗。山本中队也不追赶,径直越过宋家庄、郝疃、兰家崖头、徐家沟、涝洼、庙头、崮后、郭庄、鞠家河等村,直扑金家楼村。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徐永义的部下李希东,就是金家楼村人。李希东是徐永义的得力助手,是他协助徐永义攻打临朐城,也是他跟随徐永义袭击鬼子的。鬼子对他同样恨之入骨,抓不到他,就拿李希东的乡亲来出气。



日军机枪扫射的弹孔至今还依稀保留在石墙壁上


中午,山本中队到达金家楼村,村里组织了一个小小的队伍,打着小旗去迎接鬼子,不料,却被鬼子全部抓到村东面的南岭上,在一块平坦的地里用机枪射杀。其中一个人见势不妙,趁鬼子不注意,一下子滚到下面的连翘丛里,逃了一命,其余的人,无一幸免。接着鬼子放起火来,霎时间,烈火四周蔓延,烧毁的房屋不计其数,人们纷纷逃命。凡是在南岭鬼子的视野内跑往村北部高处的百姓全部被鬼子射死,就连牵着的驴也被打死。相反,藏在村庄低矮处的却能侥幸活命。此次大劫,共有无辜百姓17人丧生,其中13人被杀,4人被烧死,伤3人,被抢走财物若干。

山本中队下午3点左右到达大田庄,包围了这个有140户、555人的山村。其实在当天早上,人们就从临朐城里好心人那里得到了消息,说鬼子先上五井,再从五井上钓鱼台、没口最后上金家楼、田庄,警惕性高的人带着干粮、铺盖出去躲了。大多数人认为:咱又没惹着鬼子,鬼子还能见人就杀?好人不打坐婆婆,鬼子来了,咱好好接待他,不会有什么事。在这样的思想支配下,村长徐永春召集起村里的男女老少,拿着小旗去迎接日本人。可是一出庄北门,鬼子就在村北截住了这些欢迎他们的村民,将他们赶到北门外围墙下。接着在全村进行了搜捕,驱赶藏在家里的人也到北门外围墙下集合。

在搜人时,村东边的一个小伙子看到全村人都去了村北门外,顺着村东崖边跑着也要去那里。村东崖下是一条大土沟,沟两侧是风化的松土。这时一个站在墙角的鬼子兵嘴里唔哩哇啦的说着日本话,边用手势阻拦去那里,小伙子哪里肯听,日本兵急了,猛地一推,将小伙子推入村东边的沟里,刹那间,小伙子恍然大悟,顺着沟底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这正是:“鳌鱼脱却金钩去,摆尾摇头再不来。”过后有人猜测,这人心眼这么好,说明鬼子里头也有不愿祸害中国人的。此人有可能是日本共产党党员,就算不是,将来也会加入“反战同盟”。

这时北门外围墙下已集合了百余名村民,山本骑着高头大白马,挎着指挥刀气势汹汹,先用马鞭子狠抽了村长徐永春一下,把村长打了个趔趄,然后命令用机枪对准了村民。日军要他们交出徐永义。村长徐永春向前答道:“徐永义多年不在家。”山本通过翻译于化亭说:“皇军要你三天交出徐永义,不然杀个鸡犬不留。”可是,徐永义早已跑得无影无踪,徐永春哪里敢答应。山本一刀将他劈倒在地。村民褚朋秀说:“不怕日本鬼子。”山本命人用大刀砍掉了他一只手,接着又一枪打死了他。50多岁的村民李安顺见状怒不可遏,要跟敌人拼命,结果几把日本刺刀同时插入他的胸膛。接着山本吆喝着,于化亭翻译着,让拿小旗的和52岁以上的靠西崖头站, 51岁以下的青壮年统统跪在东边的围子墙下,两挺机枪向东侧的人群一齐扫射,田庄的48名青壮年都倒在了血泊中。站在崖下的老人小孩哭声连天。待了片刻,这时于化亭喊了起来:“日本人走了。”随着喊声,血泊中站立起了几个人,机枪又响了,他们第二次倒了下去。接着山本又叫日本兵把躺在血泊中的青壮年,不论死活统统用刺刀穿了一遍。这个地方南北不过十来米,东西不过五米,由于40多人挤在一起,又是一条斜坡的石头路面,当时被屠杀的鲜血,汇成小河,沿着斜坡流到西边的一个叫闫家湾的小土湾里,土湾立即变成了血湾。然后鬼子到村中放起火来,全村除西南角上的四五十间房子没烧外,都化为一片火海,全村的牲口、衣服全被抢走,直到黄昏,鬼子带着抢来的东西离开了田庄。一个美丽的山村,变成了一片废墟,北门外围墙下,尸体成堆,血流成河,惨不忍睹。这个不足150户的村庄,被机枪扫射的48名青壮年,被惨杀42人,重伤6人,其中宋云瑞一家就摊上5口,死了3个儿子,2个孙子。杀绝了4户,有13名妇女失去了丈夫,许多孩子成了孤儿。在枪林弹雨中幸免一死,从血泊和死尸堆里爬出来,侥幸活下来的有6人(褚纪和、褚纪信、宋继前、褚永盛、宋玉龙、李福泰)。村里当时日日夜夜有哭声,父母哭儿、爷奶哭孙、妻子哭丈夫,出现了“无人不带孝,村里哭声多。三年肝肠断,坟地泪成河”的局面。



1937217日一天,日军为了从精神上摧毁王坟人民抗战意志,极端地蔑视中国人的生命,肆意杀害农村居民,就制造了3起屠杀事件,杀害手无寸铁的无辜居民65人,击杀手持武器敢斗鬼子的武装人员1名,计66人,其中绝大多数是青壮年,其罪恶目的是断绝中国军队的兵源补充,造成生育断档,为制造无人区提供可能。日军在对没口、金家楼、大田庄各村“扫荡”时,实行残酷的“三光政策”,大肆掠夺人民群众的财物,严重破坏人民群众的生存环境。烧毁房屋不计其数,强拉牛羊,抢走大量粮食,造成很多村民无处安身,给当地村民造成极大的损失。伪军在日军指使下,杀人行凶,欺压百姓,助纣为虐,无恶不作,一副为虎作伥的嘴脸。至今,大田庄称为西沟的田庄大屠杀的发生地,日军机枪扫射的弹孔还清清除楚地留在那石墙壁上。它在昭示着一个真理:落后就要挨打。

鸣谢:李传贵,尹居亭,谭佃友,于登海,金凤森等原田庄小学诸位老师帮助提供资料。

2015.6 NO.2 第二期(总第二十期)

文章分类: 花都记忆2专题
分享到:
官方微信
读者咨询
 
 
 
 
 联系方式
座机:0536-3267295
邮箱:dfhd99@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