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青州的对外窗口  
       愉悦身心的视觉盛宴
东方花都杂志
 

王效禹和陈户店战斗

 二维码 990


1945年上半年,是抗日战争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注定要失败的日本侵略者,开始了垂死挣扎。刚进入5月中旬,龟缩在博兴县的日寇,就纠集广饶、利津、蒲台等地的日伪军2000余人,伙同汉奸头子张景月的队伍,不断窜入我清河地区抗日根据地益(都)寿(光)临(淄)广(饶)一带,进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520日这天,我博兴县独立营一连和二连指战员奉命开赴外线作战,只有三连在原地留守,总兵力162人。夜幕降临,三连接到清河军区命令,说在寿光扫荡的日本鬼子,抢走了老百姓很多东西,指示他们连于明天前往公路上敲打一下,帮助老百姓把被抢的东西拦截下来。三连的干部经过研究,决定第二天早晨3点半起床,4点开饭,饭后立即出发,坚决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天未破晓,三连指战员就到达预定地点——相公堂村和顾家庄村交界处。经过一番周密侦察,在正南方向约3公里处的西辛安村,发现了敌情,一伙日、伪强盗,正以四路纵队形式,鬼鬼祟祟地朝西北方向摸来。连长王兴华,当即下达了“伏击敌人”的命令。大约过了10分钟,他们发现紧挨西辛安村的中西安村,也偷偷地钻出来一股敌人,而且同样是以四路纵队的形式行军。这两股敌人,简直就像两条毒蛇,朝着同一个目标行动。此时此刻,副连长张涛看透了敌人的“鬼把戏”。他对王连长说:“军区得到的情报有误,鬼子这会儿进攻的目标,很可能是朝着陈户店来的。因为陈户店驻有我清河区的军、地领导机关和博兴县委的领导机关,我们万万不可轻敌,马上组织队伍,抢在敌人前头,凭借龙猪河的掩护,把敌人击退。”王兴华连长挥着拳头说:“对!等咱们的队伍过了河,狠狠揍这伙狗日的!”



一阵急行军,三连的指战员到达龙猪河北岸,并迅速摆好阻击阵势。这时,张涛副连长做了一个简短有力的动员:“同志们,今天的战斗很不寻常。过去,是我们主动出击,趁敌人防而不备开打,今天是敌人抢先向我们进攻了。他们的目标是陈户店。陈户店是军、地首长的指挥机关哪!因此,这一仗必须打胜!大家要沉着,不要急于开枪,等过河的鬼子接近过半时,再一齐开火……”。

就这样,隐蔽在暗处的三连全体同志,眼瞅着战斗时机成熟,待连长王兴华一挥手时,愤怒的子弹,带着发出的声响,刷刷地射入龙猪河中心。刚开始,傲气十足的日本鬼子,并没把“土八路”放在眼里,还想显摆下他们的“武士道”精神。经过一番交战试探,鬼子们的心中开始发毛。一个小头目声嘶力竭地下达了后退命令。不多时,三连再次接到情报:“又有一股日军,从东北方向的董杨庄过来,渡过了龙猪河。……”张涛副连长瞪大眼睛望着鬼子行动,略加思索后,很有把握地对王连长说:“看来,小鬼子要打炮了,我们必须立即撤退,向高家庄转移,展开阻击战,坚决顶住小鬼子靠近陈户店。”不出所料,三连的同志们刚刚撤离阵地,成堆的炮弹就铺天盖地飞来,在空荡荡的河畔上响成一片。

从高家庄东北角前行,仅有一华里便是陈户店。三连同志们刚刚接近高家庄,就瞧见了鬼子兵的身影。三连主动出击,先给小鬼子一个“下马威”。战士们巧妙地利用抗日沟作掩护,边打边撤,把鬼子兵引向西北方向来。当退至小刘家庄时,正西方向不远的耿家庄、赵家庄也陆续钻出来一群鬼子。在鬼子队伍中间,还夹杂着些牵牛拽马、赶着羊群、挎着包袱、捎着提溜的逃难乡亲。这场景真叫三连的同志们作了难。关键时刻,为了避免伤害乡亲们,灵活机动的张涛,带领突击队员,迅速翻越四米宽、两米多深、蜿蜒曲折的“抗日沟”。接着,又指挥逃难的乡亲们,也都很有秩序地翻越了“抗日沟”。然后加快步伐,尽快向安全方向撤退。三连的其他干部,也分头各带领一个排,警惕地护卫在乡亲们中间。这么一来,鬼子们眼看原先的打算要“泡汤”,简直象“疯”了一般,从东、西、南三个方向,杀气腾腾地压了过来。当快要与鬼子靠近时,三连的同志们调动所有武器,一齐开了火。



在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中,时任中共博兴县委书记兼独立营政委的王效禹,光着膀子,手握匣枪,跃入了阵地。随他一块赶来的还有独立营新兵连的160余名同志们,一齐与鬼子展开了白刃战。王效禹的英雄壮举,给三连同志们以极大鼓舞。当时,由于新兵连刚刚组建,缺乏武器,战士们只好挥舞大刀、长矛、木棍、铁锹、钢镢等,狠狠杀向敌群。凡是冲上来的鬼子,照样被消灭在阵地上。战斗中,我们的不少新战士,也献出了他们的年轻的生命。当战斗结束时,人们看到,在牺牲的战士中,有的咬着鬼子的耳朵,有的卡着鬼子的脖子,有的紧握着武器不放,有的竟然把砍刀垛进鬼子的肩胛拔不出来。……此时,县委书记王效禹、连长王兴华、指导员孟庆荣、副连长张涛等和同志们一起,小心翼翼地处理牺牲的战友的遗体,大家脸上都挂着泪花,悲痛难忍。

正在这时,上级首长又派人火速送来信函,告知鬼子的增援人马,从背后扑过来了。王效禹和三连干部坚定表示:“立刻突围!”当干部、战士们绕过陈户店时,又遇上一群在子弟兵掩护下,已经脱险的乡亲们。乡亲们争相从包袱里摸出干粮,硬是往战士们手里塞。乡亲们知道,子弟兵已好长时间没吃饭了,而战士们也都知道乡亲们的难处,实在没有余粮。因此,谁也不要老百姓的东西。正在互相推让之时,鬼子的先头队伍到了眼前。张涛副连长当即命令机枪手贾炳昆“快开枪!”贾炳昆刚要动手,就不幸中弹牺牲了。怒火燃胸的张涛,操起张炳昆遗留下的机枪,朝着鬼子兵猛扫起来,几个小鬼子应声倒地。

……

战情稍微缓和下来时,从北边撤离的人群中,急呼呼跑来一位老百姓,十分恐慌地说:“鬼子把你们前边的‘抗日沟’堵死了。……”张涛放眼望去,前面确有黑压压的一片人群,还夹杂着几头被撵惊的、胡蹦乱跳的牲口。三连的干部正在商量接下来的行动,光着膀子、手提匣枪的王效禹,从第一线急呼呼地赶了过来。他对大家说:“快,马上翻越‘抗日沟’,抢夺有利战机”。



当时,三连所处的位置,正是西寨“抗日沟”。翻过沟来,是东寨“抗日沟”。两道“抗日沟”中间,隔着一段大约3公里的开阔地。这里,是鬼子兵的火力交叉点,非常危险。赶在前面的副连长张涛和一排长张洪升,刚刚翻越“抗日沟”,就遭到鬼子的猛烈扫射。这时候,王效禹早把个人生死抛在脑后,他怀抱匣子枪,利用子弹飞过来的间隙,来了个“就地十八滚”,麻利地翻越了“抗日沟”。紧接着,干部战士一个跟着一个,全都顺利地翻越了“抗日沟”。大家早已统一认识,在鬼子兵尚未包围之前,将携带的手榴弹,一齐抛向敌群。在手榴弹炸起的烟尘掩护下,同志们迅速向东边推进。

又是一轮激战。当序幕拉开,南、北两边的鬼子,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冲了上来。面对此情此景,连长王兴华立刻下达迎战命令。结果,不久便英勇牺牲。战场上,敌我双方互不示弱,扭打在了一起。阵地上,就像两条翻上翻下的巨龙。两位新战士被包围后,刚刚被救出,战斗在最危险处的王效禹和张涛,又被一群鬼子包围在了中间,处境万分危险。一排长张洪升见此情景,不顾一切,带领十几名战士,硬往鬼子群里冲。指导员孟庆荣,率领三排战士赶来助阵。正在鏖战中,从那边麦田里,又神不知,鬼不觉地钻出来一群鬼子。这时,敌我双方,再次扭成一团。经过几个回合较量,小鬼子们甘败下风。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战斗却一直没有收兵的迹象,而且越战越凶。不幸的是,指导员孟庆荣又壮烈牺牲了。为了给战友报仇,大家抱定“只要一个人在,也要血战到底”的决心,硬是打出了威风,挫败了鬼子的锐气。

这时,夜幕降临,鬼子的马队追了上来。战士们紧握拳头,发誓要决一死战。此时的王效禹,望了一下天空,操着沙哑的嗓子,给大家鼓劲,他大声说:“同志们,鬼子的马队,也没有什么可怕的!现在的‘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方面,都与我们有利。最后的胜利,必定是我们!”说完,王效禹带领战士们,一鼓作气,咬紧牙关,硬是迎上了鬼子马队。说时迟,那时快,一颗颗手榴弹,在鬼子的马群中爆炸,直炸得鬼子群里人仰马翻,鬼哭狼嚎。趁此机会,王效禹楞是豁上了。他指挥战士们,照准马腿,猛砍猛杀。鬼子见势不妙,慌忙丢下十几匹动弹不得的战马,逃之夭夭。

经过这一天的激战,独立营的幸存者仅剩23个人了。王效禹集合队伍,沉痛地对大家说:“全体幸存的同志们,大家拼命流血,为清河军区领导机关的安全转移,争取了时间,赢得了胜利。我代表县委感谢你们!代表人民感谢你们!”这时,在场的同志们,都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面向战场,低下了头。



天,突然下起雨来,越下越大。王效禹依然光着膀子,全然不顾,任凭雨淋。很久,很久……

在八年抗日战争中,王效禹最难忘的战斗,就是陈户店战斗。199533日,王效禹因心脏病发作,在青州中心医院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之前,他早就留下遗嘱:“我死后,将骨灰的一半,撒到当年和战友们一块战斗过的陈户店。”他的遗体火化后,其女儿王前,满足了他的这一遗愿。

              【本文资料图片由刘岳、刘传功提供】

2015.6 NO.2 第二期(总第二十期)


文章分类: 花都人物2专题
分享到:
官方微信
读者咨询
 
 
 
 
 联系方式
座机:0536-3267295
邮箱:dfhd99@163.com